《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2012版正在征稿,欢迎入刊,辉煌业绩永载共和国史册! 入刊咨询热线:010-63085539  传真:010-63083953  联系人:刘雪、杨靖

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简介

  

      《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是忠实记录中国改革开放和建设成就及国家方针政策的唯一综合性国家年鉴,由国务院办公厅、新闻出版署批准并发证,新华通讯社主办,以中、英文两种版本在北京和香港同时向国内各省市及海外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公开发行。国务院办公厅曾发文指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创刊以来,在国内外的影响日益扩大,已成为反映社会主义中国的改革和建设成就及国家方针政策的综合性年鉴”是了解中国、研究中国、投资中国的权威工具书和重要决策参考。
  

中国国情网是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图鉴社汇同中国国情手册编辑部共同主办,并由北京政研院具体承办,旨在通过平面与网络互动,帮助领导干部轻松了解我国情况,牢记国情,科学发展;同时选拔各行业、地区中的优秀典型,以便入编中国国情,树立国家典范。
中国亲稳网是以贯彻胡锦涛总书记关于“要把提高舆论引导能力放在突出位置”的重要指示精神为指针,以帮助领导干部读懂读薄,安全面对互联网为宗旨,以亲稳舆论导向平台为基础为核心,以发掘汇报、舆情监测、维稳监测软件为龙头,以舆情发布、传播、推广、交流软件为重点,帮助各行业、地区、单位重点传播推广正面舆情,占领舆论主阵地,同时动态监测负面舆情,及时化解各种矛盾,以便共同营造领导亲民、基层稳定之良好格局,为构建和谐社会作出应有贡献!

网站首页 > 国史视角 >

回首百年:一场未完成的革命--中国年鉴

  

  本文摘自《书屋》2011年第1期

  上世纪末,侨居海外的两位学者曾经引发过对革命[GeMing]话题的讨论,许多精彩的意见,都通过列举诸多历史案例详为佐证:1789年的法国革命[GeMing]、1917年的俄国革命[GeMing],甚至1688年的英国“光荣革命[GeMing]”……惟独少见有人提及中国[ZhongGuo]的辛亥革命[GeMing]——对此稍有迟疑,便会尴尬,尴尬之余,不免想起,这总是出于某种原因吧!也许由于这场革命[GeMing]声势和影响不够大?也许由于它的酝酿和发展过程不够典型?似乎都有一点道理,不过更重要的原因,恐怕还在于对它的结果一直存在着两种完全不同的估计。


  成功?失败?无需求索的结论

  几十年来,说起辛亥革命[GeMing],有人认为它取得了成功,也有人认为它彻底失败,条分缕析,各自有理。同一件事,竟然会有两种完全相悖的结论,而且让人难以分清两者间的正谬,岂非咄咄怪事!其实,用形式逻辑的方法稍事检验,很容易发现问题症结的所在。判断的大前提:辛亥革命[GeMing]的历史使命(目标)——推翻满清皇朝,建立民主[MinZhu]中国[ZhongGuo]。由于这一前提含有前后两个部分,“成功”论者只择取了前一部分,“失败”论者则只瞄准了后一部分,于是,前者的小前提是:辛亥革命[GeMing]推翻了满清皇朝,结论:成功了;后者的小前提是:辛亥革命[GeMing]没有建立民主[MinZhu]中国[ZhongGuo],结论:失败了。

  其实,后人以为这前后两部分的革命[GeMing]目标是一个整体,原也没有错,因为不“推翻满清皇朝”,“建设民主[MinZhu]中国[ZhongGuo]”从何说起?前者是后者无法回避的先决条件。然而,当时[DangShi]的事实却是,这二者并非同时作为一个整体提出,后者是前者的补充和发展,但是并未成为革命[GeMing]阵营内部一致的共识,甚至一度导致统一阵线队伍的分裂和瓦解。为了厘清真相,不妨对当时[DangShi]情况做些简要的回顾。

  十九世纪末,中国[ZhongGuo]积贫积弱,变革可以说已成为朝野上下的共识。就连慈禧太后在镇压了戊戌维新之后,也动了实行新政的念头。变革的愿望最为强烈的当然是汉族知识分子群体,而他们[TaMen]中除了保皇党人以外,共同的第一诉求就是“驱除鞑虏”。革命[GeMing]团体兴中会、华兴会、光复[GuangFu]会等无不以此作为自己的宗旨,至于“驱除鞑虏”之后的国体、政体和政策,则几乎是各有各的想法,而且都不甚明晰。所有关于革命[GeMing]的宣传,自然也都是以反满排满为中心内容。当时[DangShi]以一死而名动天下的陈天华和邹容,所留下的脍炙人口的篇章——《猛回头》、《革命[GeMing]军》,可以说是影响最大、最为典型的革命[GeMing]宣传资料了,今天读来,难免从中嗅出种族主义煽动的气味。这样说,并无苛责前贤的意思,为了尊重事实,引一点原文:

  五千年我汉人开基始祖,名黄帝自西北一统中央。夏商周和秦汉一姓传下,并没有异种人来做帝皇……俺汉人百敌一都还有剩,为什么寡胜众反易无常?只缘我不晓得种族主义,为他人杀同胞丧尽天良。莫学那张弘范引元入宋,莫学那洪承畴狠心毒肠,莫学那曾国藩为仇尽力……那元朝杀中国[ZhongGuo]千八百万,那清朝杀戮我四十星霜;洗扬州屠嘉定天昏地暗,束着手跪着膝枉作天殃。

  以上唱词节录自陈天华的《猛回头》。选择戏词这种体裁自然是为了向下层民众进行宣传以扩大影响。邹容在《革命[GeMing]军》里发出的种族主义呼号则更为激烈:

  诛绝五百万有奇被毛戴角之满洲种,洗净二百六十年残惨虐酷之大耻辱;黄帝子孙,返命还魂,至尊极高,独一无二,巍巍哉,皇皇哉,革命[GeMing]也!

  邹容虽然年纪小(死时不过二十岁),他的《革命[GeMing]军》却是推动辛亥革命[GeMing]爆发的一篇很重要的革命[GeMing]文献,不然他也不会被新政府追封为“大将军”。他的忘年好友章太炎,作为革命[GeMing]舆论的引领者之一,当时[DangShi]流传最广的名句也是:

  愿吾滇人,勿忘李定国;愿吾闽人,勿忘郑成功;愿吾越人,勿忘张煌言;愿吾楚人,勿忘何腾蛟;愿吾桂人,勿忘瞿式耜;愿吾辽人,勿忘李成梁……

  章的光复[GuangFu]会同志、杀身成仁的徐锡麟更是直截了当、掷地有声:

  与我同胞,共复旧业。誓扫妖氛,重新建国……报往日之深仇!

  总之,一片反满、排满之声,确实也正符合当时[DangShi]的各大革命[GeMing]团体的“共同纲领”——“驱除鞑虏,恢复中华”。至于“民主[MinZhu]共和”云云,当时[DangShi]即使有人提起,也是语焉不详。这一方面可能由于这些先行者们自己也不甚了然——谁能说清楚民主[MinZhu]政治建设该从何处着手?它需要一些什么样的前提和基础?己之昏昏,何能使人昭昭!当然也有另一种可能,他们[TaMen]本人对共和政体和立宪民主[MinZhu]制度还是有所了解的,但出于策略的考虑,回避了这一话题。因为一则当时[DangShi]要中国[ZhongGuo]的民众接受民主[MinZhu]这个绝对生疏的概念,肯定难度很大;二则通过控诉种族压迫的罪恶以激发革命[GeMing]的热情,简单而直接,最易获得宣传鼓动的理想效果。而只要群众被唤起了,摧枯拉朽,满清帝国的倾覆指日可待。就像陈天华所分析的:

  五百万旗人,不事生产。满不及汉,百分之一,安坐天下二百余年,岂是满人才能,乃是我汉人的愚蠢。发一声喊,他就坐不稳了。

  实际情况也确实如此,武昌首义爆发之后,虽然当时[DangShi]现场并无一个有力的政党,也无一个有声望的领袖,但居然就站住了脚,且旬月之间,南方各省纷纷独立,清廷几乎没有作出什么反抗,就宣布放弃政权。这其实就可以说,辛亥革命[GeMing]成功了。

  然而,“革命[GeMing]仍未成功”。这又是一个对照革命[GeMing]目标必然得出的结论。当时[DangShi]孙中山[SunZhongShan]已经提出了建立民主[MinZhu]政治的理念,1906年,他就指出欧美共和国盛行的代议政体仍有其弊病,他要在中国[ZhongGuo]实施直接民权,即“国民除选举权外,并有创制权、复决权及罢免权,庶足以制裁议会之专制”。后来他在《三民主[MinZhu]义与中国[ZhongGuo]前途》一文中又特别说明:

  ……我们推翻满洲政府,从驱除满人那一面说,是民族革命[GeMing],从颠覆君主政体那一面说,是政治革命[GeMing],并不是把它分做两次去做。讲到政治革命[GeMing]的结果,是建立立宪民主[MinZhu]政体。照现在这样的政治论起来,就算汉人为君主,也不能不革命[GeMing]。

  上述孙中山[SunZhongShan]的政纲表明,民族革命[GeMing]和政治革命[GeMing],他是要毕其功于一役的。当然,事与愿违,辛亥革命[GeMing]并未能完成政治革命[GeMing]的任务,相反把中国[ZhongGuo]带入了长年内战的混乱局面,于是便有了“失败了”的结论。孙先生自己大约也是失败论者,所以他直到1925年去世之前还一直强调“革命[GeMing]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但是,应该看到,民族革命[GeMing]和政治革命[GeMing]这两个任务目标,确实是分阶段提出的。同盟会的前身——兴中会、华兴会、光复[GuangFu]会,当年都没有提出过“立宪民主[MinZhu]”的纲领目标,从口号上看,华兴会是“驱除鞑虏,复兴中华”;光复[GuangFu]会是“驱除鞑虏,光复[GuangFu]中华”;兴中会则是“驱除鞑虏,恢复中华”,三者一字之差而已!只是兴中会还有“建立合众政府”一说。不过“合众”(united)一词,与国体政体并无必然联系,世界上,不是既有“United states”,也有“united kingdom”吗?孙中山[SunZhongShan]在三大组织联合成立同盟会时,在原来纲领“驱除鞑虏,恢复中华”的后面增加了“建立民国,平均地权”的内容,但三方并未就此完全达成一致。孙先生强调说,民国就是人民当家作主。而对此,光复[GuangFu]会的意见就很不相同,它的领导人章太炎在《代议然否论》一文中曾经说过:“帝王一人秉政,优于立宪,没有什么不好。”后来两个组织的渐行渐远,最终分裂,与这一点分歧大有关系。

  东京《民报》鼎盛时期,革命[GeMing]党人一方似乎都已接受“中华民国”这一未来的国名,但是对于“民国”的理解并非完全一致。在英语中,“民国”被译成“republic”,republic的原意是共和国。但是倘若辛亥革命[GeMing]”建立民国”就是指的建立共和国体,则不仅与孙中山[SunZhongShan]的原意差距很大,而且那也就很难指认这场革命[GeMing]为失败,因为两千余年的中华帝制确实被共和取代了,且后来的洪宪篡逆和张勋复辟等都并未能撼动这个既成事实。共和制当然不能涵括孙先生所谓“以四万万人为主”的民主[MinZhu]。此前的历史上,有贵族共和,有寡头共和,有罗马、威尼斯式的共和,也有雅各宾、督政府式的共和,孙中山[SunZhongShan]对此当然很清楚,所以,最初的民国一词的英译,他在republic前面加了定语National,以示“民国”并非一般的“共和国”,强调他实行直接民权的用心。照理说,定语National似乎不如democratic更契合他的原意,但也许比较能为革命[GeMing]营垒中的多数人接受,他为此做出了妥协。后来的十多年里,他多次解释过民国和共和国的异同,重申自己立宪民主[MinZhu]的主张。也正是从这一点出发,他得出了“革命[GeMing]尚未成功”的结论。


  中国[ZhongGuo]未能建成宪政民主[MinZhu]国家,这就是辛亥革命[GeMing]的根本失败之处。这一失败,是天意如此,还是人谋不臧?不管怎样,它在当时[DangShi],只能是一个必然结果。分析原因已经是许多学者做过了的事,一二三四,甲乙丙丁,若干若干条,都能言之成理,行文及此,不禁也想说上几句,虽然不无续貂附骥之嫌,还是希望能于细微末节处,略有新意。

 

关于我们 媒体报道 在线申报 文档下载 网站地图 友情链接:链接中国年鉴,载入国家史册
中国特色推进联盟旗下网站:中国特色总网 中华职工学习网 全国创争总网 中国图鉴 中国年鉴 中国国情 亲民维稳 中国国礼
中国年鉴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09110630-6号 中国年鉴网提供入编 中国年鉴 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 征订 中国年鉴 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 助您载入 中国年鉴 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