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2012版正在征稿,欢迎入刊,辉煌业绩永载共和国史册! 入刊咨询热线:010-63085539  传真:010-63083953  联系人:刘雪、杨靖

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简介

  

      《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是忠实记录中国改革开放和建设成就及国家方针政策的唯一综合性国家年鉴,由国务院办公厅、新闻出版署批准并发证,新华通讯社主办,以中、英文两种版本在北京和香港同时向国内各省市及海外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公开发行。国务院办公厅曾发文指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创刊以来,在国内外的影响日益扩大,已成为反映社会主义中国的改革和建设成就及国家方针政策的综合性年鉴”是了解中国、研究中国、投资中国的权威工具书和重要决策参考。
  

中国国情网是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图鉴社汇同中国国情手册编辑部共同主办,并由北京政研院具体承办,旨在通过平面与网络互动,帮助领导干部轻松了解我国情况,牢记国情,科学发展;同时选拔各行业、地区中的优秀典型,以便入编中国国情,树立国家典范。
中国亲稳网是以贯彻胡锦涛总书记关于“要把提高舆论引导能力放在突出位置”的重要指示精神为指针,以帮助领导干部读懂读薄,安全面对互联网为宗旨,以亲稳舆论导向平台为基础为核心,以发掘汇报、舆情监测、维稳监测软件为龙头,以舆情发布、传播、推广、交流软件为重点,帮助各行业、地区、单位重点传播推广正面舆情,占领舆论主阵地,同时动态监测负面舆情,及时化解各种矛盾,以便共同营造领导亲民、基层稳定之良好格局,为构建和谐社会作出应有贡献!

网站首页 > 国史视角 >

也谈清末新政的失败:权威主义的经济神话怎样破灭--中国年鉴网

     本文摘自《书屋》2011年第2期 原题为“也谈清末[QingMo]新政[XinZheng]的失败——与萧功秦先生[XianSheng]商榷”

  辛亥革命一百年之际,导致辛亥革命的清末[QingMo]新政[XinZheng]成了学界热议的话题,许多文章试图从清末[QingMo]新政[XinZheng]及其失败中找出足以为训的东西,以资改革[GaiGe]开放三十年后的今日中国继续前行。例如上海的萧功秦先生[XianSheng]连发《从清末[QingMo]改革[GaiGe]想到当代改革[GaiGe]》与《专制帝国的改革[GaiGe]为何难以成功》(见《炎黄春秋》2010年第4期、第11期。以下引文均出自此)两文,以期从失败的清末[QingMo]新政[XinZheng]中“获得对理解当下中国改革[GaiGe]中类似问题的启示”。然而这两篇文章给出的答案却未着问题的要害,其反复强调的推行清末[QingMo]新政[XinZheng]的统治者[TongZhiZhe]的“权威[QuanWei]流失”——这个萧先生[XianSheng]十分看重的“启示”,实际上是作者对清末[QingMo]新政[XinZheng]失败作了并不符合历史事实的分析后,得出的本末倒置的结论。毋宁说,这样的“启示”对于“理解当下中国改革[GaiGe]中的类似问题”不会产生积极作用。至于萧先生[XianSheng]在获得“启示”中为今日中国设计的“具有民族特色”的“发展模式”,由于作者对清末[QingMo]新政[XinZheng]为什么失败的误解,对“当下中国改革[GaiGe]中类似问题”的误识,对“摸着石头过河”的无视,所谓“发展模式”也就成了既背离历史事实、又脱离当代实际问题、更有悖历史发展逻辑的纸上谈兵。


  一、专制帝国的改革[GaiGe]悖论

  探讨清末[QingMo]新政[XinZheng]为什么失败,虽然有其学理上的价值,实际上却是谁也改变不了的“无可奈何”——中外史上专制帝国的改革[GaiGe]都难逃失败的命运,鲜有成功的范例。像清末[QingMo]改革[GaiGe]引发革命最终导致政权垮台,在世界上是不乏其例的。法国大革命前的路易十六改革[GaiGe],沙俄尼古拉二世时的斯托雷平改革[GaiGe],伊朗国王巴列维的“白色革命”改革[GaiGe],以及二十年前苏联戈尔巴乔夫与东欧几个国家的改革[GaiGe],都是统治者[TongZhiZhe]自上而下发动的改革[GaiGe],都在改革[GaiGe]中取得了一定的经济成就,最终政权都垮台在改革[GaiGe]引发的革命中,成为专制帝国改革[GaiGe]多以失败告终的例证。萧先生[XianSheng]从清末[QingMo]新政[XinZheng]破产概括出“专制帝国的改革[GaiGe]为何难以成功”这样的命题,是很具典型代表意义的,但他对这个问题的解答却并未揭示出“专制帝国改革[GaiGe]为何难以成功”的根本原因,所列举的几条失败的原因,像权威[QuanWei]流失、政权的社会整合能力丧失、改革[GaiGe]幅度过大、改革[GaiGe]速度过快、不能把握最佳时机、改革[GaiGe]的上下共识等等,并非是所有改革[GaiGe]者无法克服的困难,因此也就很难抽象为“专制帝国的改革[GaiGe]为何难以成功”的通论。其归咎于最高统治者[TongZhiZhe]能力、才干,及政治智慧欠缺的说法,也不符合领导改革[GaiGe]的那些政治家的本来面目。例如缺少“高明的政治领袖”、缺少“能阔视远想的强势人物”、缺少“彼得大帝式的统治者[TongZhiZhe]”、缺少有“道德人格力量、政治智慧和国际经验”的政治家——这样的归纳,不过是以胜败论英雄、对那些改革[GaiGe]失败的统治者[TongZhiZhe]的一言以蔽之。那些推动改革[GaiGe]的统治者[TongZhiZhe]虽然失败了,但就发动改革[GaiGe]这一点也可看出其绝非等闲之辈,都是深谙国情、熟悉时势走向的政治家。他们的失败虽然有着各种各样的客观原因,但都像萧先生[XianSheng]所说的“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自己发动了改革[GaiGe]又失败在改革[GaiGe]上,说明他们有着相同的不可逾越的个人障碍。唯其这一“障碍”才是他们失败的根本原因,是“专制帝国的改革[GaiGe]为何难以成功”的共同答案。至于社会缺少多元化、统治者[TongZhiZhe]与全社会未能达成改革[GaiGe]共识这样的“原因”,其实是改革[GaiGe]的目的,怎么会成为改革[GaiGe]失败的原因呢?

  事实上,所有改革[GaiGe]运动都是历史演变的结果,都是社会需要改革[GaiGe]又产生了改革[GaiGe]家的时期。凡能领导国家与社会进行重大改革[GaiGe]的统治者[TongZhiZhe]都不是庸才,即便是被后人颇多诟病的慈禧太后,虽然顽固守旧,但在晚清遭遇一系列的奇耻大辱后,她毕竟认识到不改革[GaiGe]便不能摆脱贫弱无力、落后挨打的局面,甚至不改革[GaiGe],满清江山都难保住。一个明白无误的事实是,被萧先生[XianSheng]称颂不已的清末[QingMo]新政[XinZheng]基本上是在慈禧太后的领导下实施的,也就是说“新政[XinZheng]明确的现代化导向,……各项现代化政策……长达十一年的……中国实质性的深刻变化”,是在慈禧太后主政下出现的。实事求是地说,中国近代民族资本工业是在清末[QingMo]新政[XinZheng]时期发展起来的,有史可查的是,这个期间民族工业以年平均百分之十五的增长率发展,这在当时堪称奇迹了。让人匪夷所思的是,萧先生[XianSheng]在赞扬清末[QingMo]新政[XinZheng]以后,又莫名其妙地批评新政[XinZheng]大权掌握在载沣这个“判断能力差,意志薄弱,外交知识贫乏,智力平庸”的“平庸之辈”手中,以致于造成清末[QingMo]改革[GaiGe]的悲剧命运。这样的批评,不仅与历史事实不符——载沣不过是慈禧手下一个听命的工具,谈不上执掌新政[XinZheng]大权,也是崇尚英雄史观的萧先生[XianSheng]不能自圆其说的。其实萧先生[XianSheng]在谈清末[QingMo]新政[XinZheng]失败——“专制帝国的改革[GaiGe]为何难以成功”时,所看重的统治者[TongZhiZhe]的能力、才干和政治智慧的英雄史观,可以套用在所有历史事件上,成为这些历史事件成功与失败的“原因”。在“人治”的专制帝国里,握有至高无上权力的统治者[TongZhiZhe]不仅可以决定人的命运,甚至可以决定国家、决定历史的命运。这是大家都明白的常识,常识说多了,就成了“正确的废话”。

  当我们沿着这个思路对清末[QingMo]新政[XinZheng]深究下去的时候,就不难发现,清末[QingMo]新政[XinZheng]中的统治者[TongZhiZhe]们不愿放弃“祖宗之法”,不愿放弃既得利益,不愿放弃享用的特权,不愿放弃手中的权力,不愿放弃受到荫庇的旧体制。唯其这些“不愿放弃”,才使清末[QingMo]改革[GaiGe]不能从正义出发、从公正做起,才使清末[QingMo]新政[XinZheng]一波三折,最终裹步不前;才使改革[GaiGe]变成了有名无实的装点门面,才出现了人们批评的“虚假改革[GaiGe]”、“换汤不换药的内阁”,才使清末[QingMo]新政[XinZheng]的深化改革[GaiGe]错过了最佳时机。清末[QingMo]改革[GaiGe]的搁浅——即后人所说的政治改革[GaiGe]不作为,致使腐败愈演愈烈,先前的潜规则成了“明码标价”;过去的地下交易,成了公开的生意,几乎所有的王公大臣、所有的官员都在以权谋私,都在做权钱交易的买卖,都在不择手段地敛财。于是清末[QingMo]新政[XinZheng]在创造了经济成就的同时,也造成了民情义愤、天怒人怨,国人从拥护新政[XinZheng],变成了对新政[XinZheng]的强烈不满,最终对统治者[TongZhiZhe]绝望,革命终于不可避免。前述几个失败的专制帝国改革[GaiGe],像清末[QingMo]改革[GaiGe]一样,都经历了“人民拥护改革[GaiGe]——人民反对改革[GaiGe]——人民推翻领导改革[GaiGe]的政权”这样一个悲壮的过程。于是,萧先生[XianSheng]提出的“专制帝国的改革[GaiGe]为何难以成功”便明晰起来:专制帝国里推动改革[GaiGe]的统治者[TongZhiZhe]看不到社会是一个由政治、经济、文化诸方面组成的不可分离的整体,任何一部分的变化都是以其他部分的相应变化为条件的,否则社会必定失衡。统治者[TongZhiZhe]只看到经济改革[GaiGe]带来了市场繁荣,增加了社会财富,增加了财政收入,却看不到这种经济变化必须有政治的相应变化(改革[GaiGe])为保障,才能使社会处于正常平衡的发展状态。没有政治的相应变化,“经济发展”必定造就权钱交易的广阔空间,社会因此必定出现不稳定。所以改革[GaiGe]最忌“孤军深入”,在经济改革[GaiGe]的同时必须推动政治改革[GaiGe]。由于改革[GaiGe]的本质内容与要害问题是利益与权力的重新分配,所有改革[GaiGe]最终都会改到改革[GaiGe]者自己头上——这便是许多学者所说的决定改革[GaiGe]生死存亡的“坎”。这道“坎”意味着改革[GaiGe]成功与失败的关键在于能否从正义出发、从公正做起重新划分利益与权力,即领导改革[GaiGe]的统治者[TongZhiZhe]能否放弃既得利益与权力。但是这些统治者[TongZhiZhe]无一例外地都在这道“坎”前停步了,都“不愿放弃”,他们无法改革[GaiGe]自己,就像人无法将自己提起来一样。他们无力迈过这道“坎”,失败是他们的宿命。所以说,专制帝国的改革[GaiGe]都失败在改革[GaiGe]者自己手里。学界经常提到的“改革[GaiGe]的悖论”,其要义就在这里。

  虽然有极少数统治者[TongZhiZhe]——例如菲律宾的马科斯、印度尼西亚的苏哈托等自上而下发动的改革[GaiGe]当时没有导致政权垮台,但其跛足的改革[GaiGe]造成了社会失衡:权钱交易猖獗,权贵利益集团发达,贫富差距悬殊,大多数人民沦为无产者、失业者,社会长期动荡不安,老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中,这样的改革[GaiGe]对“最广大人民群众”来说不啻为一场灾难,已经不是通常所说的进步意义上的改革[GaiGe],而是专制政体在经济上的进一步垄断,使其统治得到强化。不过,几年后,他们的政权终归还是难逃垮台的命运。

关于我们 媒体报道 在线申报 文档下载 网站地图 友情链接:链接中国年鉴,载入国家史册
中国特色推进联盟旗下网站:中国特色总网 中华职工学习网 全国创争总网 中国图鉴 中国年鉴 中国国情 亲民维稳 中国国礼
中国年鉴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09110630-6号 中国年鉴网提供入编 中国年鉴 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 征订 中国年鉴 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 助您载入 中国年鉴 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