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2012版正在征稿,欢迎入刊,辉煌业绩永载共和国史册! 入刊咨询热线:010-63085539  传真:010-63083953  联系人:刘雪、杨靖

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简介

  

      《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是忠实记录中国改革开放和建设成就及国家方针政策的唯一综合性国家年鉴,由国务院办公厅、新闻出版署批准并发证,新华通讯社主办,以中、英文两种版本在北京和香港同时向国内各省市及海外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公开发行。国务院办公厅曾发文指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创刊以来,在国内外的影响日益扩大,已成为反映社会主义中国的改革和建设成就及国家方针政策的综合性年鉴”是了解中国、研究中国、投资中国的权威工具书和重要决策参考。
  

中国国情网是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图鉴社汇同中国国情手册编辑部共同主办,并由北京政研院具体承办,旨在通过平面与网络互动,帮助领导干部轻松了解我国情况,牢记国情,科学发展;同时选拔各行业、地区中的优秀典型,以便入编中国国情,树立国家典范。
中国亲稳网是以贯彻胡锦涛总书记关于“要把提高舆论引导能力放在突出位置”的重要指示精神为指针,以帮助领导干部读懂读薄,安全面对互联网为宗旨,以亲稳舆论导向平台为基础为核心,以发掘汇报、舆情监测、维稳监测软件为龙头,以舆情发布、传播、推广、交流软件为重点,帮助各行业、地区、单位重点传播推广正面舆情,占领舆论主阵地,同时动态监测负面舆情,及时化解各种矛盾,以便共同营造领导亲民、基层稳定之良好格局,为构建和谐社会作出应有贡献!

网站首页 > 国史视角 >

欧洲,为什么可以抢第一?--中国年鉴网

     本文摘自《你一定爱读的极简欧洲[OuZhou]史:为什么欧洲[OuZhou]对现代文明的影响这么深》,约翰·赫斯特 (John Hirst) 著,席玉苹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

  有很长一段时间,中国文明要比欧洲[OuZhou]文明进步。欧洲[OuZhou]的印刷术、造纸术、火药、罗盘针和运河的水闸,皆是直接间接从中国传来。然而,世上第一波稳健的经济发展首度发生在欧洲[OuZhou],工业革命继之而起。而其他代表现代的标记,如代议政体和人权观念,也是发轫于欧洲[OuZhou]。欧洲[OuZhou]是怎么一回事?

  1480年,中国明朝皇帝下令停止所有的海外探险和贸易,继续从事贸易的商人被视为走私犯罪,皇帝会派军队破坏他们[TaMen]的居处,烧毁他们[TaMen]的船只。但在欧洲[OuZhou],没有一个[YiGe]国王[GuoWang]曾经滥用或自许有这样的威权,宣布这样一个[YiGe]闭关自守的律令代价高昂,没有一个[YiGe]国王[GuoWang]负担得起。在欧洲[OuZhou],当国王[GuoWang]的总是强敌环伺,而中国皇帝的君权无人能比,这是他们[TaMen]拥有的优势——或者说是陷阱。欧洲[OuZhou]国家之间相互为敌,是它们向海外扩张的一股推动力量。

  罗马帝国灭亡后,西欧再也不曾出现一个[YiGe]统领整片疆土的强大力量。想象一下罗马曾被某个单一势力征服,就像印度被莫卧尔人、中东被奥斯曼土耳其人征服那样。借由征服,这些[ZheXie]异族摇身成了新江山的主人。但罗马的征服者却是数个不同且互相敌对的日耳曼蛮族。这些[ZheXie]蛮族从来就没当过什么主人,与其说他们[TaMen]征服了罗马帝国,不如说他们[TaMen]在踏上这个帝国的土地后,发现它正在自己的脚下融化。他们[TaMen]毫无治理固定国邦的经验,连罗马赖以维生的征税机制都维系不住。他们[TaMen]颠覆了普世政府的一个[YiGe]通则:治理辖下的国家却课不了税。

  不是所有东西都归国王[GuoWang]所有

  欧洲[OuZhou]的历史演进泰半从奠基的这一刻起便已注定。政府对人民毫无掌控能力,它们必须殚思竭虑,才可能争取到人民的服从。它们若想扩张势力,就得提供良好的政府——也就是维护治安作为回报,它们不能像亚洲和中东不计其数的帝国及王国那样,光靠收税机制和进贡就能运转。

  数百年来,这些[ZheXie]国王[GuoWang]最大的威胁是他们[TaMen]最有权势的下属——土地贵族阶级。这些[ZheXie]权臣最后终于俯首,但因为已在自己的领土上雄霸够久,早就为自己也为他们[TaMen]土地上的人民争取到私有财产的保障。“不是所有的东西都属于国王[GuoWang]”,这是欧洲[OuZhou]自由和繁荣的基石。

  为了让贵族俯首称臣,国王[GuoWang]对城市里的商贾、贸易人士和金融家多所依赖,一来他得靠这些[ZheXie]人提供贷款和人力才能维系官僚体系,二来这些[ZheXie]人的财富可以被课税。欧洲[OuZhou]君主的征税细水长流、手法温和,以免杀死了下金蛋的母鸡;亚洲国家的统治者比较独裁,征收苛捐杂税之余,手头拮据时甚至直接把商家的货品没收充公。

  欧洲[OuZhou]君主的低调谨慎也是不得已,因为在这个群雄环伺的微妙均衡局面下,他只是玩家之一,而且商人要是被欺压太过,可能转而投靠敌营。在此情况下,他们[TaMen]重视经济发展和新兴科技也是不得不然的行为,而虽然这些[ZheXie]科技主要是用于战事,但和现代殊无不同的是,这些[ZheXie]国防花费可能带来重大回收。除了谨言慎行,他们[TaMen]也牢记罗马帝国的教训和基督徒国王[GuoWang]身负的义务,因此比较不会施行暴政、纵情声色,而这样的场景在亚洲君主中屡见不鲜,比欧洲[OuZhou]常见得多。

  这些[ZheXie]欧洲[OuZhou]君王降伏旧日贵族后,随即成为一个[YiGe]活跃的新兴阶级——城市里的中产阶级的支持者。当年这些[ZheXie]君主势单力薄,曾经允许各个城镇自治,而随着城市的财富日增,这个让步也变得更加举足轻重。相较于自拥大军、躲在城堡里防御自己的贵族,中产阶级似乎平和得多,不具威胁性。然而,无论贵族多难应付,他们[TaMen]毕竟是社会秩序的一部分,而在这个社会秩序里,国王[GuoWang]是天经地义的元首;反观中产阶级,他们[TaMen]的生活方式根本无需国王[GuoWang]的存在,长远来看,对于王政的威胁远比贵族更棘手。

  君主从薄弱的基础起步,权势逐渐增添——只有在英国,君王犹在国会的驯服下,这是唯一的例外。这个机构是中世纪留存下来的传统:国王[GuoWang]必须和大臣们商量国事。即使是专制君主最出名的法国,国王[GuoWang]的命令也不是无远弗届、令出必行;为了维系国土完整,他必须做出许多让步和特别交易。法国的三级会议虽不再召开,偏远省份的迷你三级会议却依然存在,在否决法王于1780年代推动的税制改革上扮演了一定角色。法王试图变革失败,被迫重新召开国家三级会议——改革分子借镜英国议会政府并得到启发,非逼得他那样做不可。

  至于中欧,也就是现在的德国和意大利,从来不曾有哪个君主建立起统一的强国,皇帝和教皇长年为权力明争暗斗。在这个地区,都市、城邦、侯国封邑林立,俨然多个独立小国,是欧洲[OuZhou]权力分散的一个[YiGe]极端例证。这些[ZheXie]迷你小国为文艺复兴和宗教革命奠定了基石,而整个欧洲[OuZhou]也因这两场运动脱胎换骨。

关于我们 媒体报道 在线申报 文档下载 网站地图 友情链接:链接中国年鉴,载入国家史册
中国特色推进联盟旗下网站:中国特色总网 中华职工学习网 全国创争总网 中国图鉴 中国年鉴 中国国情 亲民维稳 中国国礼
中国年鉴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09110630-6号 中国年鉴网提供入编 中国年鉴 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 征订 中国年鉴 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 助您载入 中国年鉴 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