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2012版正在征稿,欢迎入刊,辉煌业绩永载共和国史册! 入刊咨询热线:010-63085539  传真:010-63083953  联系人:刘雪、杨靖

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简介

  

      《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是忠实记录中国改革开放和建设成就及国家方针政策的唯一综合性国家年鉴,由国务院办公厅、新闻出版署批准并发证,新华通讯社主办,以中、英文两种版本在北京和香港同时向国内各省市及海外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公开发行。国务院办公厅曾发文指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创刊以来,在国内外的影响日益扩大,已成为反映社会主义中国的改革和建设成就及国家方针政策的综合性年鉴”是了解中国、研究中国、投资中国的权威工具书和重要决策参考。
  

中国国情网是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图鉴社汇同中国国情手册编辑部共同主办,并由北京政研院具体承办,旨在通过平面与网络互动,帮助领导干部轻松了解我国情况,牢记国情,科学发展;同时选拔各行业、地区中的优秀典型,以便入编中国国情,树立国家典范。
中国亲稳网是以贯彻胡锦涛总书记关于“要把提高舆论引导能力放在突出位置”的重要指示精神为指针,以帮助领导干部读懂读薄,安全面对互联网为宗旨,以亲稳舆论导向平台为基础为核心,以发掘汇报、舆情监测、维稳监测软件为龙头,以舆情发布、传播、推广、交流软件为重点,帮助各行业、地区、单位重点传播推广正面舆情,占领舆论主阵地,同时动态监测负面舆情,及时化解各种矛盾,以便共同营造领导亲民、基层稳定之良好格局,为构建和谐社会作出应有贡献!

网站首页 > 国史视角 >

袁世凯“窃国”是误解:没有他就没有中华民国--中国年鉴

  

  时间过得真快,辛亥革命[GeMing]过去了已将近一百年。我们今天纪念这场革命[GeMing],因为它推翻了中国两千多年的君主专制制度,建立亚洲第一个资产阶级共和国。

  其实这个功绩也没有看上去那么显赫,时人陈独秀先生说:“1911年10月10日的中国革命[GeMing],不过是宗法式的统一国家及奴才制的满清宫廷瓦解之表征。至于一切教会式的儒士阶级的思想,经院派的诵咒书符教育,几乎丝毫没有受伤。”今人袁伟时先生则指出:“对现代社会说来,有没有皇帝不是大问题,关键是政治制度的性质。辛亥革命[GeMing]前夕的清王朝,正在向立宪政体转化;而号称民国的政府大都是专制政权。两者差别不大。”

  即便是这样一个含金量不太大的功绩,要是没有袁世凯[YuanShiKai]的襄助,仅靠革命[GeMing]党人的力量,想要取得那也是如同登天。笔者认为,没有袁世凯[YuanShiKai],就没有中华民国,因此首任大总统[ZongTong]他当之无愧。

  多少年来,中国近代史教科书在惋惜辛亥革命[GeMing]失败的同时,都忘不了加上一句“袁世凯[YuanShiKai]窃取了革命[GeMing]果实”,“窃国大盗”的屎盆子在袁世凯[YuanShiKai]头上这一扣就是整整一百年。历史上的很多习以为常的言说,背后往往都是漏洞百出的误解。谎言重复一千遍或许还是谎言,可是一千个人每个人都重复一千遍,数十年如一日地重复下来,谎言也就成了真相。

  南京政府的国库中只有10块银元

  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爆发,10月27日袁世凯[YuanShiKai]正式出山、任钦差大臣,11月2日北洋军即收复汉口,到了27日连汉阳也被攻下。北洋军进而压迫武昌,湖北军政府岌岌可危。据美国陆军参谋处资料,当时袁世凯[YuanShiKai]的北洋系部队大约有16。4万人,那是当时全国最精锐的部队;而南方的革命[GeMing]军,据日本陆军武官估计大约有40万人,可是大多缺乏训练、纪律涣散、装备落后,只能消耗钱粮,却无法打仗。

  南方的革命[GeMing]成功了,形势却不怎么乐观。武昌首义后,各地虽是纷纷响应、宣布独立,使革命[GeMing]政权很快就能三分天下有其二。然而在同盟会影响下独立的省份仅有江苏、四川、山东而已,其余地区的领导人则多属于立宪派阵营。自晚清以来,地方上督抚操纵大权,连清政府都难以驾驭,此时天下大乱,匆匆建立起的中华民国政府又凭什么去号令群雄?

  南京方面在财政上尤其困难。曾有记者问孙中山[SunZhongShan]说:“您这次回国,带来了多少饷?多少枪炮?”孙中山[SunZhongShan]坦然承认:“我空着两手回来,可是我带回来国人最需要的东西,就是革命[GeMing]精神。”后来他就任临时大总统[ZongTong],还是没有钱,“一不能从列强手中收回关税,二不能实行强行征发的革命[GeMing]政策,三不能从列强那里借到钱款”(朱宗震先生语)。胡汉民后来回忆说,一次安徽前线告急,粮饷皆缺。孙总统[ZongTong]大笔一挥——拨款20万,他不知道所谓国库中仅有银元10块。只有革命[GeMing]精神,没有钱是不能打仗的,北伐也就只落得一句空话,到头来要推翻清朝,还是少不了袁世凯[YuanShiKai]的帮忙。南北对峙,谁也吃不掉谁,停战和谈就成了双赢的选择。

  黄兴视袁世凯[YuanShiKai]为“中国之华盛顿”

  革命[GeMing]后不久,1911年的11月1日,黎元洪就给袁世凯[YuanShiKai]去信说,如果他赞同革命[GeMing],“将来民国总统[ZongTong]选举时,第一任之中华共和大总统[ZongTong],公固不难从容猎取也”。随后不久,黄兴也致书袁世凯[YuanShiKai],“明公之才能,高出兴等万万。以拿破仑、华盛顿之资格,出而建拿破仑、华盛顿之事功,直捣黄龙,灭此虏而朝食,非但湘鄂人民戴明公为拿破仑、华盛顿,即南北各省亦当无有不拱手听命者”。简单一句话,只要袁世凯[YuanShiKai]肯推翻满清政权、拥护共和,中华民国第一任大总统[ZongTong]就非他莫属。

  另据丁中江《北洋军阀史话》记载,当时革命[GeMing]军中有一种观点认为:“革命[GeMing]事业非袁不易成功,袁不是曾国藩、胡林翼,革命[GeMing]党人不要把他迫着走曾、胡这条路。今日大势,不是革命[GeMing]党和清廷的问题,而是革命[GeMing]党和袁的问题,袁的问题一解决,革命[GeMing]就成功了,而袁的问题只是条件问题,不是原则问题。”曾国藩和胡林翼都是为清廷镇压太平天国的大功臣,而现在袁世凯[YuanShiKai]并不想为清廷卖死命,和革命[GeMing]军拼个你死我活,所以只要袁世凯[YuanShiKai]肯和南方合作,那么颠覆清王朝也就很容易了。“利用袁可以事半功倍”,正是南方革命[GeMing]党人的普遍心态。

  12月1日,在武昌召开的革命[GeMing]军各省区代表大会上,代表们即通过决议:“虚临时总统[ZongTong]之席,以待袁世凯[YuanShiKai]反正来归。”12月3日,交战双方在英国公使朱尔典的斡旋下,实现停战(一直延续到次年1月29日);18日,南北议和在上海正式启动,伍廷芳代表南方,唐绍仪代表北方,对议和的具体事宜进行谈判。其中“开国民会议,解决国体问题”为双方共识,若国民公决后,多数人赞同共和政体,那么清帝退位,由袁世凯[YuanShiKai]出任民国首任总统[ZongTong]。

  这边议和代表还在上海争执,南京那里却把临时大总统[ZongTong]给选了出来,组织起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南方公然违约,主要有两点原因:在同盟会元老们看来,孙中山[SunZhongShan]为革命[GeMing]奔波一生,民国首任总统[ZongTong]的殊荣理应归其享有。再有,当时的南方也确实需要一个中央政府,不必有多大影响、也无须有多少力量,只要这么一个象征就足够了。因为如此一来,南方就可以和清政府平起平坐。政府对政府,谈判起来才能理直气壮。

  袁世凯[YuanShiKai]闻讯后自然极为恼怒,对身边人说:“既然已经选了总统[ZongTong],那么我坐在什么位子上呢?算了吧!不必谈和了。”段祺瑞、冯国璋等北洋将领则发表联名通电,主张君主立宪、反对共和,表示如果以少数人的意见而采取共和政体,必将誓死抵抗。

  革命[GeMing]党人自知理亏,所以孙中山[SunZhongShan]一上任,就立刻拍电报给袁世凯[YuanShiKai]对此予以解释,“东南诸省,久缺统一之机关,行动非常困难”,现在清帝尚未退位,“文虽暂时承乏,而虚位以待之心,终可大白于将来”。明明白白地告诉袁世凯[YuanShiKai],大总统[ZongTong]之位早晚还是你的,我孙文不过暂时帮你看管一下罢了。区区几个月有职无权的大总统[ZongTong],看上去算不了什么,可实质上却使孙中山[SunZhongShan]成了共和缔造者、中华民国的“国父”。

  此后孙中山[SunZhongShan]又明确表示,“如清帝实行退位,宣布共和,则临时政府决不食言,文即可正式宣布解职,以功以能,首推袁氏”。(1912年1月15日)袁世凯[YuanShiKai]这才暂时放下心来,恢复了对南方的信任。议和得以继续进行。

关于我们 媒体报道 在线申报 文档下载 网站地图 友情链接:链接中国年鉴,载入国家史册
中国特色推进联盟旗下网站:中国特色总网 中华职工学习网 全国创争总网 中国图鉴 中国年鉴 中国国情 亲民维稳 中国国礼
中国年鉴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09110630-6号 中国年鉴网提供入编 中国年鉴 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 征订 中国年鉴 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 助您载入 中国年鉴 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