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2012版正在征稿,欢迎入刊,辉煌业绩永载共和国史册! 入刊咨询热线:010-63085539  传真:010-63083953  联系人:刘雪、杨靖

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简介

  

      《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是忠实记录中国改革开放和建设成就及国家方针政策的唯一综合性国家年鉴,由国务院办公厅、新闻出版署批准并发证,新华通讯社主办,以中、英文两种版本在北京和香港同时向国内各省市及海外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公开发行。国务院办公厅曾发文指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创刊以来,在国内外的影响日益扩大,已成为反映社会主义中国的改革和建设成就及国家方针政策的综合性年鉴”是了解中国、研究中国、投资中国的权威工具书和重要决策参考。
  

中国国情网是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图鉴社汇同中国国情手册编辑部共同主办,并由北京政研院具体承办,旨在通过平面与网络互动,帮助领导干部轻松了解我国情况,牢记国情,科学发展;同时选拔各行业、地区中的优秀典型,以便入编中国国情,树立国家典范。
中国亲稳网是以贯彻胡锦涛总书记关于“要把提高舆论引导能力放在突出位置”的重要指示精神为指针,以帮助领导干部读懂读薄,安全面对互联网为宗旨,以亲稳舆论导向平台为基础为核心,以发掘汇报、舆情监测、维稳监测软件为龙头,以舆情发布、传播、推广、交流软件为重点,帮助各行业、地区、单位重点传播推广正面舆情,占领舆论主阵地,同时动态监测负面舆情,及时化解各种矛盾,以便共同营造领导亲民、基层稳定之良好格局,为构建和谐社会作出应有贡献!

网站首页 > 国史视角 >

民主有时会成冲突催化剂--中国年鉴网

     上世纪60年代,美国[MeiGuo]学者运用计算机技术和数学统计法,提出了“民主[MinZhu]和平[HePing]论”。该理论近年来广受推崇,乃至成为美国[MeiGuo]对外政策的重要依据。本书作者却对“民主[MinZhu]带来和平[HePing]”的观点提出不同意见,认为民主[MinZhu]制度的透明性和多元化特征,在某些场合反而不利于国家[GuoJia]间建立互信,甚至会成为诱使冲突加剧的催化剂。

  有了民主[MinZhu]就有了和平[HePing]?

  1964年,美国[MeiGuo]犯罪学家迪恩·巴布斯特突发奇想,把18世纪以来每一次战争的资料输入电脑,用专门软件加以处理。最后,他得出了结论:“从1789年到1941年,有着民主[MinZhu]选举产生的政府的独立国家[GuoJia]之间,没有[MeiYou]发生过战争。”换言之,有了民主[MinZhu],就有了和平[HePing]。

  巴布斯特希望科学能改变政治哲学的研究,但他的成果发表在哪个学术刊物上呢?一本不入流的小杂志——《威斯康星社会学家》。大约10年之后,巴布斯特把他的文章改写了一下,又在《工业研究》上发表了一遍。这个刊物的级别稍有提高,但也好不到哪里去。就好比从一个没有[MeiYou]窗户的地下室,搬到了一个带窗户的地下室一样。

  巴布斯特的理论一度被边缘化,但并没有[MeiYou]从此销声匿迹。这个理论的独特之处就在于没有[MeiYou]遵循传统的政治哲学的研究方法,它开的是快车,试图将计算机技术和数学方法融入历史分析领域。于是,尽管一开始非常缓慢,巴布斯特的理论还是走出了书斋,走进了国际政治殿堂,并被重新命名为民主[MinZhu]和平[HePing]论。

  20多年之后,苏联解体了,民主[MinZhu]和平[HePing]论突然名声大振,美国[MeiGuo]的政府高官、大学教授,都开始推崇这一理论。到2002年,民主[MinZhu]和平[HePing]论已经被说成是历史的推动力。人类历史上最伟大国家[GuoJia]的外交政策,似乎就建立在它的基础之上。小布什总统曾对西点军校学员们说,只有当世界上其他地方实现了民主[MinZhu]之后,美国[MeiGuo]才能变得安全。就这样,巴布斯特的理论从灰姑娘一下子变成光彩照人的公主,听起来活像迪斯尼卡通片里的情节。

  透明度有正反两重效应

  然而,民主[MinZhu]和平[HePing]论看起来非常吸引人,但一旦走进现实,却不免屡屡碰壁。1999年,塞尔维亚虽然有一个民主[MinZhu]选举产生的政府,美国[MeiGuo]的轰炸机仍然对贝尔格莱德市实施了空袭。由此看来,投票箱不仅能产生盟友,也一样能制造恐怖。

  民主[MinZhu]和平[HePing]论的内在逻辑是:如果你的国家[GuoJia]既开放又民主[MinZhu],那么我的既开放又民主[MinZhu]的国家[GuoJia]就能知道你想要干什么。你也能知道我的所思所想。我们自然就相安无事了。研究国际关系的学者伯纳德·法勒尔和克里斯汀·洛德称之为“积极的透明度”,即越透明就越稳定。

  问题在于,透明度还有另外一重效应:如果你邻居的屋子是透明的,而你看到他正在储藏室里擦枪,你会更紧张还是会更安心?或者,你看到他什么也没有[MeiYou]做,而是正死死盯着你,审视你的一举一动,你又会作何感想?法勒尔和洛德研究了历史上的许多次冲突,他们发现,所谓“消极的透明度”同样会起作用。在这种场合,政治的公开性使国家[GuoJia]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加紧张,使得各国的领袖们更加困惑,危机更加恶化,而不是更容易处理。

  民主[MinZhu]化可能造就更多敌人

  仔细想想,所谓“消极的透明度”并不难理解。这不是说民主[MinZhu]制度不好,而是说,在某些情况下,民主[MinZhu]制反而是我们所能够想象到的、最难预知的政体。正如我们在俄罗斯、东亚和伊拉克所看到的,一个社会转变为民主[MinZhu]政体的过程中,如果经济没有[MeiYou]同步发展,如果没有[MeiYou]与民主[MinZhu]进程相适应的政治文化,这种民主[MinZhu]化很可能事与愿违。举最极端的例子,某些阿拉伯国家[GuoJia]如果民主[MinZhu]化,可能会更好斗,因为那里的政治文化强调的就是通过暴力获取繁荣。

  即使一个国家[GuoJia]能够妥善解决民主[MinZhu]化过程中出现的内部问题,面对民主[MinZhu]化带来的起伏波动所导致的不确定性,任何一个谨慎的对手都会选择对自身不利的解读。这或许能够解释,为什么在过去40多年里,美国[MeiGuo]出于对自身利益受损的担忧,拼命地干涉伊朗、危地马拉、印度尼西亚、英属圭亚那、巴西、智利和尼加拉瓜的民主[MinZhu]化进程。这不仅仅是历史的教训,最近加沙、俄罗斯和伊朗的选举也都说明,民主[MinZhu]不一定会给我们带来可依赖的盟友。

  法勒尔和洛德还发现,民主[MinZhu]的很多“好”的特征,同样会导致冲突加剧,而非缓解冲突。媒体自由?这是开放体系的重要特征,但在很多时候,媒体充当的角色是好战的沙文主义者。政治运作的公开性?这也是民主[MinZhu]之所以令人向往的重要方面,但是,这一特征也会使得那些可以控制或缩短冲突的秘密会谈无法进行。

  (::节选自《不可思议的年代》,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2010年9月第一版,未完待续)

关于我们 媒体报道 在线申报 文档下载 网站地图 友情链接:链接中国年鉴,载入国家史册
中国特色推进联盟旗下网站:中国特色总网 中华职工学习网 全国创争总网 中国图鉴 中国年鉴 中国国情 亲民维稳 中国国礼
中国年鉴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09110630-6号 中国年鉴网提供入编 中国年鉴 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 征订 中国年鉴 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 助您载入 中国年鉴 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