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简介

  

      《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是忠实记录中国改革开放和建设成就及国家方针政策的唯一综合性国家年鉴,由国务院办公厅、新闻出版署批准并发证,新华通讯社主办,以中、英文两种版本在北京和香港同时向国内各省市及海外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公开发行。国务院办公厅曾发文指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创刊以来,在国内外的影响日益扩大,已成为反映社会主义中国的改革和建设成就及国家方针政策的综合性年鉴”是了解中国、研究中国、投资中国的权威工具书和重要决策参考。
  

中国国情网是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图鉴社汇同中国国情手册编辑部共同主办,并由北京政研院具体承办,旨在通过平面与网络互动,帮助领导干部轻松了解我国情况,牢记国情,科学发展;同时选拔各行业、地区中的优秀典型,以便入编中国国情,树立国家典范。
中国亲稳网是以贯彻胡锦涛总书记关于“要把提高舆论引导能力放在突出位置”的重要指示精神为指针,以帮助领导干部读懂读薄,安全面对互联网为宗旨,以亲稳舆论导向平台为基础为核心,以发掘汇报、舆情监测、维稳监测软件为龙头,以舆情发布、传播、推广、交流软件为重点,帮助各行业、地区、单位重点传播推广正面舆情,占领舆论主阵地,同时动态监测负面舆情,及时化解各种矛盾,以便共同营造领导亲民、基层稳定之良好格局,为构建和谐社会作出应有贡献!

网站首页 > 中国记忆 > 地区记忆 > 山东记忆 >

太平天国北伐军最后的战斗--中国年鉴网

     1854年4月29日,太平[TaiPing]天国北伐军在林凤祥、李开芳带领下,冲破重围,自阜城南下,于5月5日攻克东光连镇。为接应北伐援军,李开芳又与林凤祥相商,于5月28日统带630余名骑兵南下,次日占据高唐,在高唐与胜保为首的清军[QingJun]相持9个多月。1855年3月7日,僧格林[GeLin]沁攻克连镇,旋奉命“带兵驰往高唐督办军务”。李开芳又于3月17日夜率余众300余人自高唐突围而出。太平[TaiPing]天国北伐战争进入最后的阶段。
  自高唐突围后,太平[TaiPing]军直奔东南而去。僧格林[GeLin]沁亦整队穷追。途中,太平[TaiPing]军打听到茌平冯官屯粮草甚多,遂一鼓而进,向屯内发动攻击。当地地主武装企图抵挡,但经不住太平[TaiPing]军的锐利攻势,武监生邹桂林、武庠生李连元及邹怀勤等执械阻挡,先后被杀,太平[TaiPing]军乘胜占领了冯官屯。鉴于该屯不仅确实有粮,而且还有城堡,加上后面官兵追赶甚急,太平[TaiPing]军遂决定在此据守,进行最后的抵抗(《茌平县志》,民国二十四年排印本,卷3,第17—18页)。
  冯官屯距高唐州城45里,距茌平县城18里。从地形地势看,冯官屯“实属高唐、茌平之下阪,四方高而中央庳,为地势之坟起者”。正如清人所言:“今之为屯,古之所谓丘也”(《太平[TaiPing]军北伐资料选编》,第9页)。该屯三村相连,有居民数百家,周围均有深壕,加上“屯内半系豪族”,因而相当富庶。其中邹湘皋即“家素饶,有田数千亩”,且“多积粟”;而邹兰湘家则更是“富名闻于各府县”的官僚大地主(孙葆田:《校经室文集》卷4,第30—32页)。“屯内富室之居高楼大厦,缭以墙垣,皆砖石为之”,“十分坚固,炮不能入”。太平[TaiPing]军占据该屯以后,迅速“用各种大木器周围堵住”,“内掘陷坑,排列枪炮,守御极严”。僧格林[GeLin]沁率领清军[QingJun]“追至屯外,用马步队圈围”。太平[TaiPing]军见官兵近前,即放枪炮。僧格林[GeLin]沁只得率部在屯外“环圩筑堤、扎望楼以围困之”(《太平[TaiPing]军北伐资料选编》第9、656、662页)。
  3月19日,僧格林[GeLin]沁即以优势兵力向太平[TaiPing]军发动猛烈进攻。官兵蜂拥而前,很快由屯西攻入村内,双方短兵相接,展开肉搏,战斗极为惨烈。太平[TaiPing]军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浴血奋战,杀伤一批清军[QingJun]。但太平[TaiPing]军伤亡亦重,终以敌众我寡,被迫放弃西面两村,退守冯官屯东南一隅,继续抵死抗拒(《清实录山东史料选》,第1320页)。
  3月22日,清军[QingJun]从高唐将大炮运到,遂向冯官屯轰击,轰倒楼房数座,太平[TaiPing]军伤亡多人。当时,李开芳将作战指挥部设在地主邹振岐家,而邹振岐早已逃出冯官屯,并令其子邹湘皋往僧格林[GeLin]沁大营报告李开芳所在位置,于是“官军以巨炮轰击,仓箱尽毁”,以致太平[TaiPing]军无所得食(孙葆田:《校经室文集》卷4,第30—32页)。从此,太平[TaiPing]军粮草渐渐缺乏。其后,僧格林[GeLin]沁更是屡令官兵向村内轰击,致使“村内房屋,皆被击塌”。在这种情况下,勇敢机智的太平[TaiPing]军将士们,“因房屋不能栖止,在村内挖掘地壕,盘旋三匝,可由地下通行”,然后又在壕沟中挖掘地窖,“以避枪炮”,且资住宿。在窖外,又遍挖小孔,“伏于地下向外瞄视”,若官兵来攻,俟其“逼近鸟枪可及之处,即向上开枪”,故能击敌而不为敌所击。李开芳甚至还利用所挖地道,对付清军[QingJun]炮队,将僧格林[GeLin]沁“炮台轰倒,击死炮队弁兵多名”(《近代史资料》1979年第4期,第50页)。


  3—4月间,官兵连日进攻,屡屡受挫。太平[TaiPing]军区区数百人,打起仗来却异常英勇顽强,官军每次进攻都是丢下一批尸体,大败而回。正如僧格林[GeLin]沁、德勒克色楞、西凌阿5月24日在给清廷奏折中所说:“此股窜匪占据冯官屯以来,奴才等曾饬兵勇极力进攻,无如该逆潜伏巢穴,并力死拒,百计引诱,坚匿不出。我军逼近,时有伤损,总未得手”(《太平[TaiPing]军北伐资料选编》,第130页)。这一切简直使僧格林[GeLin]沁束手无策,更生怕旷日持久而重蹈胜保被革职问罪的覆辙,在万般无奈情况下,僧格林[GeLin]沁又重演水攻连镇的故技,“拟由上河厅三孔桥挑开,引放运河”,以水灌屯。清廷虽认为“此计虽未免迂缓”,但最后还是批准了这一计划,并谕令“该大臣务当斟酌妥善,一面迅速办理,仍一面设法进攻,毋令负隅久踞”(《清实录山东史料选》,第1322页)。于是,僧格林[GeLin]沁下令“沿河筑堤”,以便开渠引水入屯。由于“运河势低,冯官屯地高”,僧格林[GeLin]沁“先将四周筑墙,外挖宽沟,挖壕之土,加培内墙”。已革广西左江道的张晋祥见“立功”的机会来了,便上书僧格林[GeLin]沁,表示“愿捐资独任其事”。僧格林[GeLin]沁遂派他征集民夫,“沿道筑堤”,开挖渠道,“自东昌三孔桥起,至冯官屯石桥止”。此沟口宽五六米,底宽2米有余,深约2米,长达123华里,费时逾月,用去52000余贯钱,至4月19日完工,即引运河水入壕。僧格林[GeLin]沁更飞速调集民夫2000人,用水车巴斗将水灌入墙内,墙外仍筑土墩,排列枪炮,“令兵勇站立瞭望”,“加意防范”,以防太平[TaiPing]军“突出挖墙倒浸”。“自水灌入壕后,将贼偷挖地雷多处均冲塌陷。”(《太平[TaiPing]军北伐资料选编》,第656—657、661页)。从此,北伐太平[TaiPing]军的斗争,便进入了最艰苦、最悲壮的阶段。
  在此期间,太平[TaiPing]军也一面坚守阵地,一面继续寻找机会突围。4月14日,太平[TaiPing]军不动声色,潜行出壕,向屯西南清军[QingJun]发起猛烈进攻,以为突围之试探。清军[QingJun]发现太平[TaiPing]军的意图后,立即组织兵力拦阻。由于清军[QingJun]枪炮密集,太平[TaiPing]军遂被迫退回屯内。次日夜间,太平[TaiPing]军又沿着向西南清军[QingJun]炮台方向早已挖好的地道运动,乘清军[QingJun]不备,“全队扑出,直冲炮台”。在太平[TaiPing]军突如其来的攻势面前,炮台清军[QingJun]登时溃乱。守将格洪额见势不妙,“带队先奔”。太平[TaiPing]军扑上炮台,活捉以前投降清军[QingJun]、已升任都司的叛徒毛勇石(后被太平[TaiPing]军处死)(《道咸宦海见闻录》,第162页)。已占据炮台的太平[TaiPing]军,一面迅速将拉不走的炮位炮眼封死,使其不能继续使用,一面又“将炮台前壕墙轰塌”,使官军数日所筑大段壕墙毁于一旦。太平[TaiPing]军随即由炮台一带向外冲击。(《东华续录》咸丰朝,卷46,第6页)。僧格林[GeLin]沁闻讯后,慌忙带大兵来援,并下令开炮轰击太平[TaiPing]军。太平[TaiPing]军将士英勇冲锋,斩僧格林[GeLin]沁亲随、三等侍卫巴萨拉,连僧格林[GeLin]沁坐骑前胸亦为抬炮穿过,随从戈什哈也为太平[TaiPing]军击毙。僧格林[GeLin]沁虽未受伤,但已吓得丧魂失魄。嗣因官军继续开炮轰击,加以众寡悬殊,太平[TaiPing]军被迫丢下所携沉重木梯等械,退回屯内。是役,太平[TaiPing]军夺取了清军[QingJun]的炮位,给清军[QingJun]以较大杀伤,清军[QingJun]官弁各勇30余名被杀,且受伤者甚多。因疏于防范,僧格林[GeLin]沁被清廷交部议处。4月19日夜,太平[TaiPing]军又谋突围,他们用所造“上拴大炮”的长梯向外轰打,清军[QingJun]“伤亡兵丁不少”。僧格林[GeLin]沁“亲督大队围攻,坐马受伤,袍襟亦有伤痕”(《太平[TaiPing]军北伐资料选编》,第661页)。另据载:是日,太平[TaiPing]军还再度“穴地出抢炮台”,清军[QingJun]“死者30余人,伤者甚多”(同上书,第48页)。
  此后,僧格林[GeLin]沁派兵勇数千,“昼夜车挽手推,并用戽水之法”,“灌注不息”。由于太平[TaiPing]军所占之处,地势较高,故“初时殊不惊惧,依前死守”。并曾“在壕内添土筑垒,巧为抵御”。僧格林[GeLin]沁又督兵勇继续“将围墙培厚加高,水势抬起,用水车水机水戽尽力浇灌,昼夜不息”(同上书,第130—131页)。加上“(三月)十六、七日(即5月1日、2日)大雨,水势大涨”,使太平[TaiPing]军“窖内已有浸入者”。自开始“用水浸灌十数日后,围墙以内水深三尺,低洼之处已有水至四五尺不等”,渐渐淹至太平[TaiPing]军所据之地。不久,太平[TaiPing]军“潜伏之处,俱已有水深三二尺,谷麦虽尚充足,半被水浸”(同上书,第131页)。再往后,屯内更是“遍地皆水,只剩二三丈干地”及“破屋数椽”,除李开芳尚可支床及少数将士在干地栖息外,其他太平[TaiPing]军将士或“处泥淖中”,或“聚居楼上”,火药、粮食亦多被浸湿。据记载:当时,太平[TaiPing]军“尚有米麦两囤,火药数篓”,但由于太平[TaiPing]军“米麦无处舂杵,不能作食”,也严重削弱了战斗力。而清军[QingJun]却仍用大炮不时轰击,甚至还时常向太平[TaiPing]军驻地发放“炸炮”,其中有一“炸炮”适落太平[TaiPing]军“环聚之屋”,“中堆火药数篓”,炸死炸伤太平[TaiPing]军将士多人。太平[TaiPing]军不仅柴米匮乏,甚至连饮水也成了问题,出现了“无水可饮,饮者多疫死”的局面。这是因为时值初夏,“水秽臭多蛆,人马粪溺,皆酿其中,风日薰蒸”,病菌丛生,故“饮者辄死”。而太平[TaiPing]军将士“皆裸足水中,水已及膝,而遍腿粘蛆”(《道咸宦海见闻录》,第162页)。据载:老奸巨猾的僧格林[GeLin]沁,还收购大量青蛙,投放到冯官屯东寨水中,命清军[QingJun]于蛙不鸣处以排枪扫射,造成太平[TaiPing]军的更大伤亡。

  在上述极端不利的情况下,太平[TaiPing]军继续与清军[QingJun]进行着顽强的搏斗,并继续多方设法突围,但均未成功。据僧格林[GeLin]沁等人5月24日的奏折称:“三月二十日(5月5日)以后,该逆见水势日长,始露惊慌,连次乘夜窥伺,由水底拖栅向南北炮台奔扑,均经兵勇随时击退”(《太平[TaiPing]军北伐资料选编》,第131页)。5月11日夜,太平[TaiPing]军曾组织了一次突围,“出来扑大炮台”,虽很快以失败告终,但亦曾活捉清军[QingJun]中营义勇王士熊等人。至12、13日夜间,太平[TaiPing]军又“忽两次抢扑炮台”,亦均为清军[QingJun]开炮击退(《清代档案史料丛编》第5辑,第210页)。15、16等日,太平[TaiPing]军再次出动大股,力图冲围而出,仍未成功。18日夜间,太平[TaiPing]军向北面炮台连扑5次,均经察哈尔都统西凌阿“亲督兵勇痛击”,“败退而回”。19日夜二更,西南风起,清军[QingJun]乘机发动攻击,清将经绵洵、经文岱督饬官兵,顺风将火球装入炮中,向屯内发射,击中太平[TaiPing]军所占据的破房,将该处所存火药燃着,“登时火起,破房数间及坍塌房屋木料并轧米碾盘全行焚毁”。清军[QingJun]“趁火光照亮,向内击打,直到次日寅刻,火炮熄止”。是役,太平[TaiPing]军伤毙将士数十名,“烧毁火药器械米谷无算”。此时,李开芳及太平[TaiPing]军将士仍不肯束手待毙,又开始打造“木牌长梯”,“意欲舍死奔扑”,尽快突围。僧格林[GeLin]沁等亦“节次申谕各营悉力严防,不准稍涉大意,总期聚而歼旃,不令一名漏网”;与此同时,他又估计再等水长尺余,太平[TaiPing]军“即须悬釜而炊”,届时必有恶战,命各营“兵勇趁时奋击,可望一鼓荡平”。为早日结束战事,僧格林[GeLin]沁等人又向东昌调拨小船数只,“一俟到齐,即选择会水兵勇合力进攻”。以后数日,“连日风势大作,未免消水”,僧格林[GeLin]沁等人即饬兵勇极力浸灌。于是,冯官屯“围堤以内高处有水三四尺,低洼处有水深五六尺”,太平[TaiPing]军“窖之内亦有水三四尺不等”。这使太平[TaiPing]军处境更加困难。虽有不少将士因伤病饥饿而相继倒毙阵地上,但仍坚匿如前(《太平[TaiPing]军北伐资料选编》,第131、134页)。

  僧格林[GeLin]沁也了解到太平[TaiPing]军的处境已极为困难,便又玩弄起两手策略:一方面不给太平[TaiPing]军以喘息之机,加紧进攻,并于5月25日调来小船数只,配合兵勇围攻太平[TaiPing]军;一方面又极力施展诱降伎俩,对李开芳“假以爱其才干,谕令一并投诚”,曾于5月26日“先令续行投出之人向内招呼,解散胁从,并用箭缚扎手谕,予限三日,投诚免罪”(同上书,第134页)。处于绝境的李开芳见清军[QingJun]诱降,也将计就计,向清军[QingJun]“献诈降书”,企图采取里应外合策略趁机突围,即:先派一部分将士去敌营诈降,待诈降的将士过壕到敌营后,李开芳即率所余全部将士开炮突围,诈降的将士听到炮声,立即从敌营内杀起,里应外合,乘敌不备,迅速突出重围。至5月28日,李开芳先派先锋黄近文(黄大汉)带太平[TaiPing]军将士140余名,“混于难民内,泅水出降”,以便里应外合,乘机突围。但僧格林[GeLin]沁老谋深算,早已看出太平[TaiPing]军这一手,并设计好了圈套。据5月31日僧格林[GeLin]沁等人的奏折称:“奴才揆度形状,实系诈降,仍佯为信实,将投出之人全数渡引出墙。”为此,他命“授巨绳二,以绳之两端牢系树上”,使太平[TaiPing]军将士“足踏一绳,手攀一绳,过水来降”。及太平[TaiPing]军与难民出壕,僧格林[GeLin]沁便将太平[TaiPing]军将士分拨各营。据载,他曾“派庆将军等数员,一在营门口,开造姓名清册;一在营内十步外,收其军械;一在三十步外,捆缚两手”,每一名太平[TaiPing]军将士均派兵5名押至僧格林[GeLin]沁营后听令。又据载:当太平[TaiPing]军将士出至130余人之际,屯内所余太平[TaiPing]军即已“开放大炮,喊杀之声突起”,准备与已出壕之太平[TaiPing]军合击官兵,但因清军[QingJun]早已防范,诈降之太平[TaiPing]军业已被捕,致使屯内太平[TaiPing]军将士开放枪炮后,“仅伤营外(清军[QingJun])数兵,见无动静,知已失计,不敢遽出”(《近代史资料》1979年第4期,第50页)。于是,太平[TaiPing]军里应外合突围的计划很快失败了。僧格林[GeLin]沁见时机已到,“遂密传号令,于未刻整队攻打”,但太平[TaiPing]军亦极力抵抗,仍“防守如常”。清军[QingJun]穷追猛冲,“越墙逼近土堰,放火烧之”,“烧毁贼窟窝铺数处,引燃火药,枪炮连环轰打,烟火弥漫”,太平[TaiPing]军“仍能抵拒”。是役,清军[QingJun]除击毙个别太平[TaiPing]军将士外,“仅擒获活贼十名,仍未能捣穴擒渠”。最后,太平[TaiPing]军余部只得又退回屯内据守,而先后遭捕、生擒的140多名将士则于当晚被杀害(《太平[TaiPing]军北伐资料选编》,第657页)。但这些因诈降遭捕的太平[TaiPing]军将士临刑前也设法与清军[QingJun]进行了抗争。其中一太平[TaiPing]军士兵手带金镯,有一清军[QingJun]马兵“意欲独得其财”,遂向太平[TaiPing]军士兵“好言索镯”。太平[TaiPing]军士兵即诱其松绑取镯,正取镯间,太平[TaiPing]军士兵“反手拔马兵之刀,一挥两截,夺马突围杀出,砍伤阻拦兵勇十数人,狂奔而去”。后以身单力孤,加上清军[QingJun]在前“以桌椅堵塞街道,马不能驰”,且后有追兵,刀枪并举,这名太平[TaiPing]军士兵终为清军[QingJun]杀害(《近代史资料》1979年第4期,第51页)。

  5月29、30两日,僧格林[GeLin]沁乘太平[TaiPing]军新败,又接连督率兵勇发起攻势。战斗中,清军[QingJun]枪炮齐施,击伤一批太平[TaiPing]军将士(《清实录山东史料选》,第1326页)。清军[QingJun]虽连日进攻,却仍未突破太平[TaiPing]军防线,太平[TaiPing]军依旧“防守照常”。但李开芳见突围希望渺茫,幻想妥协,求敌人让步而南归,遂派一人泅出再“送降禀”,要求清军[QingJun]“让其一路逃往南省”,并表示再不北犯,被僧格林[GeLin]沁拒绝。当时僧格林[GeLin]沁一面呵斥不准,一面督令兵勇极力围攻(《东华续录》咸丰朝,卷47,第21页)。可是,僧格林[GeLin]沁又很担心太平[TaiPing]军尤其是李开芳等人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誓死抵抗或自杀,使自己达不到生擒邀功的目的,进而又在加紧围攻的同时,假惺惺表示:只要肯降,便可不杀。以此劝李开芳等出降。李开芳在武力突围、派兵诈降、乞求让路等种种南归努力完全失败的情况下,权衡再三,遂于31日上午“复呈降表”,宣布投降。而李开芳虽“复呈降表”,却仍幻想诈降突围,故此次投降,实有“志在乘机逃脱”之意(薛福成:《庸庵笔记·科尔沁郡王擒获林凤祥、李开芳》)。僧格林[GeLin]沁表示:“限午时先缴军械,方准投诚”。1小时后,太平[TaiPing]军遂缴出军械,出城就擒(《太平[TaiPing]军北伐资料选编》,第135页)。对于投降的太平[TaiPing]军将士,僧格林[GeLin]沁并不履行自己的诺言,反而采取了极为残忍的报复手段。他先是“批准派船往接,选识水性义勇二十坐船入内”,令太平[TaiPing]军“亦以二十人坐一船,分五路出营”;同时又“虑其突出南走”,更在屯外“令数万人张左右翼以待”。不久,清军[QingJun]即“遥见数十人张红伞拥开芳来”。当这些手无寸铁、毫无反抗能力的太平[TaiPing]军将士们行至壕边时,即一一为官兵所擒,并被“讯明姓名、籍贯、年月造册”。据载,当时,僧格林[GeLin]沁令黄懿瑞、谢金生、李天佑、谭有贵、刘明传、曹得相、刘之陇、刘子明等8名将领“在营外帐棚守候,其余八十人拨入各营,单令开芳进见。(开芳)戴黄绸绣花帽,穿月白绸短袄,红裤红鞋,约三十二三岁。伺候两童,约十六七岁,穿大红绣花衣裤,美如女子,左右挥扇,随开芳入帐中。开芳仅向王(僧格林[GeLin]沁)、贝子(德勒克色楞)及各大人屈一膝,即盘坐地下。总兵以下,持刀环立,怒目而视。开芳与二童仰面四顾,毫无惧色,但云罚能宽贷,愿说金陵伙党来降。并求赐饭,遂开怀大嚼,说笑如常。僧邸知其叵测,饭毕遣出”。僧格林[GeLin]沁“于是红旗报捷”,又“令都统绵洵、天津道张起鹓等,以马队数百,将(李开芳等)九人押解进京,限六日解到,明正典刑”。同时,又为在连镇、高唐、冯官屯三处被太平[TaiPing]军击毙的8000余名官弁兵勇“设立供案”,将80余名太平[TaiPing]军战士及李开芳侍童2人捆绑前来,挖心活祭(同上书,第657页)。因天气炎热,致使清军[QingJun]大营一带臭不可近。李开芳等9名将领押解进京后,于6月11日全部遇害。


关于我们 媒体报道 在线申报 文档下载 网站地图 友情链接:链接中国年鉴,载入国家史册
中国特色推进联盟旗下网站:中国特色总网 中华职工学习网 全国创争总网 中国图鉴 中国年鉴 中国国情 亲稳舆论 中国国礼
中国年鉴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0911063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