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简介

  

      《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是忠实记录中国改革开放和建设成就及国家方针政策的唯一综合性国家年鉴,由国务院办公厅、新闻出版署批准并发证,新华通讯社主办,以中、英文两种版本在北京和香港同时向国内各省市及海外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公开发行。国务院办公厅曾发文指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创刊以来,在国内外的影响日益扩大,已成为反映社会主义中国的改革和建设成就及国家方针政策的综合性年鉴”是了解中国、研究中国、投资中国的权威工具书和重要决策参考。
  

中国国情网是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图鉴社汇同中国国情手册编辑部共同主办,并由北京政研院具体承办,旨在通过平面与网络互动,帮助领导干部轻松了解我国情况,牢记国情,科学发展;同时选拔各行业、地区中的优秀典型,以便入编中国国情,树立国家典范。
中国亲稳网是以贯彻胡锦涛总书记关于“要把提高舆论引导能力放在突出位置”的重要指示精神为指针,以帮助领导干部读懂读薄,安全面对互联网为宗旨,以亲稳舆论导向平台为基础为核心,以发掘汇报、舆情监测、维稳监测软件为龙头,以舆情发布、传播、推广、交流软件为重点,帮助各行业、地区、单位重点传播推广正面舆情,占领舆论主阵地,同时动态监测负面舆情,及时化解各种矛盾,以便共同营造领导亲民、基层稳定之良好格局,为构建和谐社会作出应有贡献!

网站首页 > 中国记忆 > 地区记忆 > 山东记忆 >

缇萦救父--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网

  

  缇萦,姓淳于氏,西汉齐临淄(今山东省淄博市临淄区)人,有姊而无兄弟,排行第五,自幼聪慧、孝亲,以舍身救父得免肉刑的义行,感动汉文[HanWen]帝诏令废除肉刑,揭开了中国[ZhongGuo]法律史上重要的一页,谱写了一曲千古传唱的孝义之歌。
  缇萦之父淳于意,曾任齐太仓长,故史称太仓公。幼年家贫,喜好医学[YiXue]方术。初学行医时,治病[ZhiBing]效果不佳,听说淄川唐里公孙[GongSun]光“善为古传方”,医术[YiShu]精良,遂往谒拜师。公孙[GongSun]光见他心诚意挚,勤奋好学,且能融会贯通,便悉心教他医术[YiShu],并授《方化阴阳》等医著。但淳于意对此并不满足,再三求其“精方”。公孙[GongSun]光见他学不厌精,更加器重他,赞曰:“公必为国工。”为帮助淳于意深造,公孙[GongSun]光欲推荐他去见自己的同母异父兄长公乘阳庆,遂向他介绍说:“当代我所知道的医界人物中,临淄元里的公乘阳庆医术[YiShu]最精。由于他很富有,不肯为人治病[ZhiBing],故人们都不知道他精于医术[YiShu]。我曾提出向他学医,他说我不是做医生的材料,不肯教我,我看你的资质,一定会博得他喜欢而收你为徒。”经公孙[GongSun]光推荐,淳于意于高后八年(公元前180年),投师公乘阳庆。淳于意为学勤谨,并学有自得,故深得阳庆赏识,于是尽传其术,“悉以禁方予之”。淳于意在这里学得了黄帝、扁鹊脉书,五色诊病理论及药论,并获赠《脉书上下经》、《五色诊》、《奇咳术》、《揆度阴阳外变》、《药论》、《石神》、《接阴阳禁书》等医著。在公乘阳庆的精心教授下,经三年时间,淳于意边学习,边实践,医术[YiShu]达到了精深的程度,“知人生死,决嫌疑,定可治,及药论,甚精”。


  淳于意学有所成之后,职内事多委于属员办理。“为人治病[ZhiBing],不辞劳苦,奔波四方”,一时名扬域内,诸侯竞相聘他做诗医。由于他一心深入民间行医,赵王、胶西王、济南王、吴王派人召他入宫,他都一一婉言谢绝了。时齐王病,派人召他,他怕被留在齐王宫中,妨碍为民治病[ZhiBing],避而不见来人,没有入宫,后齐王因误治而死,于是权贵们乘机诬陷淳于意“不为人治病[ZhiBing],病家多有怨之者”,上书朝廷,要求治罪淳于意。朝廷听信谗言,降罪于他,“以刑罪当传至长安”,坐肉刑。事发于汉文[HanWen]帝十三年(公元前167年),淳于意时年49岁。他无子,只有5个女儿,被押送长安前,姐妹5人围在父亲身边流泪,却无力替父鸣冤。淳于意看着女儿们痛苦无奈的样子。悲愤地仰天长叹:“生子不生男,缓急非有益。”小女缇萦,听此言悲伤痛心,自问:“为什么女儿就不能像男儿一样为父伸冤辩诬?”她痛下决心,即使舍身丢命,也要救父免罪脱刑,遂不顾抛头露面,伴父来到了长安。到长安后,她冒死入宫上书,书云:“女父亲为齐国的小吏,在齐国都称赞他廉洁公正,今犯法有罪要受刑,女伤心的是人死了不能复生,受了肉刑无法恢复原状,以后想改过自新,也没有办法了。女愿意被收为官府的奴婢,替父赎罪,使父亲能改过自新”。缇萦舍身救父的孝义行为,深深打动了汉文[HanWen]帝,他感到缇萦为父舍身义行可怜可贵,顿生怜悯之情,遂下诏免了淳于意的肉刑。同时,联想到了毁人面断人肢的肉刑,给多少人的家庭带来不幸,于是,又下了废除肉刑的诏书。诏曰:“制诏御史:盖闻有虞氏之时,画衣冠,异章服以为戮,而民弗犯,何治之至也!今法有肉刑三(孟康注曰:‘黥、劓二,则左右趾合一,凡三也’),而奸不止,其咎安在?非乃朕德之薄而教不明与?吾甚自愧。故夫训道不纯而愚民陷焉,《诗》曰:‘恺弟君子,民之父母。’今人有过,教未施而刑己加焉,虽欲改行为善,而道亡繇至,朕甚怜之。夫刑至断肢体,刻肌肤,终身不息,何其刑之痛而不德也!岂为民父母之意哉!其除肉刑,有以易之;及令罪人各以轻重,不亡逃,有年而免。具为令。”肉刑,在中国[ZhongGuo]历史[LiShi]上,伴随着王权,至少已实施了近两千年。“夏有乱政,而作禹刑”,其中当然包括了肉刑;商立“汤刑”,至纣王时肉刑达到了极致,不仅有割鼻、断手、刖足,更有炮烙、剖腹、活埋等等刑罚;至秦,“专任刑罚,劓鼻盈筐,断足盈车”,导致天下多事,国无宁日,民众终于群起而亡秦;汉立,高祖目睹了秦的历史[LiShi]教训,改变秦“严刑苛法”的做法,实施“文武并用,德刑兼施”的国策,主张“罚不患薄”,于定国安民,起到了显著的作用,但还有三种肉刑。汉文[HanWen]帝废除肉刑的诏令下,实施近两千年的肉刑,至此全部废除,故史称这是中国[ZhongGuo]法律史上的一大改革。因此改革缘起于缇萦上书,故缇萦被誉为千古孝义女子。东汉大史学家班固赞缇萦诗曰:

  三王德靡薄,惟后用肉刑。
  太仓令有罪,就递长安城。
  自恨身无子,困急独茕茕。
  小女痛父言,死者不可生。
  上书诣阙下,思古歌《鸡鸣》。
  忧心摧折裂,晨风扬激声。
  圣汉孝文帝,恻然感至情。
  百男何愦愦,不如一缇萦。
  淳于意免坐肉刑之后,潜心行医民间。由于他治病[ZhiBing]“决生死,有验、精良”,享誉四方,因而受到了文帝召见。文帝当面询问了他从医的经过、诊病要旨及原则。淳于意一一作了回答,并举出若干病例事实,具体说明他为人治病[ZhiBing]的原则、方法,深得文帝嘉许,从此更是令名远播。据有关记载,淳于意对中国[ZhongGuo]中医界的贡献是多方面的,概括说,主要有两点:一是总结临床经验,著《诊籍》,加深了医论、药论的研究;二是授徒传术,发展了齐医学[YiXue]派。
  据考证,淳于意生于公元前215年,卒于公元前140年,享年75岁。他于公元前180年师承公乘阳庆,3年后正式行医,由此可知他行医约40年左右。他活动的地域,主要在齐地,同时也到过燕、赵,诊治病[ZhiBing]人上千累万。据此我们可知他写的医案,绝不会只有25例,估计大多数是在历史[LiShi]沧桑中湮灭了。就从这仅存的25例中,我们仍可以清楚地看到淳于意医术[YiShu]之精良,涉科之多及,治疗方法之全面。据《诊籍》所载:病名有:“积瘕”、“回风”、“风蹶”、“肾瘅”、“蛲瘕”、“脾伤”、“肺伤”等;就分科说,有消化、泌尿、内分泌、血液、心肺、心脑血管、寄生虫、食物中毒等内科病,及妇科、心科、口腔科。他看病诊断的方法是以脉诊为主,他说:“治病[ZhiBing]人,必先切其脉”,再“起度量,立规矩,县权衡,案绳墨,调阴阳,别人之脉各名之。与天地相应,参合于人,故乃别百病以异之。”以病人脉象为主再参照其他表现而确定病人所得何病的做法,很像现今中医学[YiXue]所说的“整体诊断观点”。


  淳于意的治疗方法,大多是用方药,并有针和针药并用者,还用过物理降温法。如:“济北王阿母自言足热而懑……刺其足心各三所,病旋已。”“齐北官司空命妇出于病……灸其足蹶阴之脉,左右各一所,更为火齐汤以饮之,三日而疝气散,即愈。”“淄川王病,以寒水拊其头,刺足阳阴脉,病旋已。”更值得一提的是,他发现了内关之病,“齐侍御史成自言病头痛……”切其脉,得肝气。肝气浊而静,此内关之病也”。他从临床经验中,识得内关之病的病象是“病重而脉顺者。人不知其痛,心急然后苦,苦加一病,死中春”。他还说这种病的后期会出现“鬲塞不通”,病情骤然恶化,很快泻血而死。从这些表现看,此病很像现在所说的肠道肿瘤。这种病用今天科学的治疗手段也很难治愈,而两千年前淳于意已能诊断出其发生、发展的过程,可称当时[DangShi]绝术。故而说,他留下来的《诊籍》——中国[ZhongGuo]医学[YiXue]史上的科学巨著,实乃医界宝典。
  淳于意做的另一件有深远历史[LiShi]意义的事,就是培养发展了齐医学[YiXue]派。对于授徒,在当时[DangShi]学术、技艺界有一条陈规,就是不轻易传外人。淳于意的两位老师,都是恪守这一陈规医术[YiShu]不轻易传之外人。淳于意拜公孙[GongSun]光为师时,公孙[GongSun]光一方面破例“妙方悉授”,一方面又嘱他“毋以教人”。淳于意当时[DangShi]下保证,“死不敢妄传人”。他的第二位老师公乘阳庆,对此陈规更加重视,嘱咐淳于意“慎毋让我子孙知若学我方也”。可见,他对他自己的子孙也不传医术[YiShu]。所以说淳于意的开门授徒是对陈规的突破,也是对自己诺言的放弃,在当时[DangShi]是担着遭受指责的风险的。
  据《仓公列传》载,淳于意的成名弟子中史载共有7人,即:齐人宦者平,临淄人唐安、宋邑,济北王侍医高期、王禹,淄川太仓长冯信,高永侯家丞杜信。淳于意授徒,因材施教,宦者平“好脉”,就授他脉法,教以脉理;对宋邑则教以五诊术;对高期、王禹教之经脉及奇络,冯信性好医方、精于诊脉,遂授以“案法逆顺,论药法,定五味及和汤法”;杜信好脉法,就教以“上下经脉五诊”;对唐安,“教以五诊上下经脉,奇咳术、四时应阴阳重”。他的弟子,学或一年,或二三年,出师皆为名医。如冯信、宋邑皆史称“擅名汉世”,而所谓“学未成”的唐安,也做了齐王侍医。这个医学[YiXue]群体,是淳于意用自己的心血培育起来的,其不仅多学科俱备、医术[YiShu]精湛、医德高尚,称誉当时[DangShi],并且在中华医学[YiXue]史上起到了重要的承前启后作用,成为齐医学[YiXue]派发展史上的重要一环。
  淳于意为中国[ZhongGuo]医学[YiXue]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谱写了中医事业光辉的一页。而这一切皆得力于舍身救父的小女儿缇萦,也可以说,没有缇萦冒死上书汉文[HanWen]帝,淳于意早已成了一个肢体不全的废人,从这一角度看,缇萦功不可没。然而当时[DangShi]对缇萦并未有任何表彰,历史[LiShi]也未再加给缇萦荣誉称号。对此,《临淄县志》(1920年版)在收录缇萦入志时,附录了总编崔象珏的一首诗,诗曰:
  婵娟伏阙婉陈情,
  卒感明廷废肉刑。
  文帝宽仁犹有憾,
  不曾旌表到缇萦。
  缇萦孝义感动汉文[HanWen]帝废肉刑的事,《汉书·刑法志》全收其本末,可见此事在中国[ZhongGuo]法律史上所处的位置,因而说,对于缇萦,历史[LiShi]也应给以相应的地位和荣誉,以彰其孝义,启迪后人。

关于我们 媒体报道 在线申报 文档下载 网站地图 友情链接:链接中国年鉴,载入国家史册
中国特色推进联盟旗下网站:中国特色总网 中华职工学习网 全国创争总网 中国图鉴 中国年鉴 中国国情 亲稳舆论 中国国礼
中国年鉴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09110630-6号 中国年鉴网提供入编 中国年鉴 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 征订 中国年鉴 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 助您载入 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青史留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