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2012版正在征稿,欢迎入刊,辉煌成就永载共和国史册! 入刊咨询热线:010-63085539  传真:010-63083953  联系人:刘雪、杨靖

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简介

  

      《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是忠实记录中国改革开放和建设成就及国家方针政策的唯一综合性国家年鉴,由国务院办公厅、新闻出版署批准并发证,新华通讯社主办,以中、英文两种版本在北京和香港同时向国内各省市及海外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公开发行。国务院办公厅曾发文指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创刊以来,在国内外的影响日益扩大,已成为反映社会主义中国的改革和建设成就及国家方针政策的综合性年鉴”是了解中国、研究中国、投资中国的权威工具书和重要决策参考。
  

中国国情网是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图鉴社汇同中国国情手册编辑部共同主办,并由北京政研院具体承办,旨在通过平面与网络互动,帮助领导干部轻松了解我国情况,牢记国情,科学发展;同时选拔各行业、地区中的优秀典型,以便入编中国国情,树立国家典范。
中国亲稳网是以贯彻胡锦涛总书记关于“要把提高舆论引导能力放在突出位置”的重要指示精神为指针,以帮助领导干部读懂读薄,安全面对互联网为宗旨,以亲稳舆论导向平台为基础为核心,以发掘汇报、舆情监测、维稳监测软件为龙头,以舆情发布、传播、推广、交流软件为重点,帮助各行业、地区、单位重点传播推广正面舆情,占领舆论主阵地,同时动态监测负面舆情,及时化解各种矛盾,以便共同营造领导亲民、基层稳定之良好格局,为构建和谐社会作出应有贡献!

网站首页 > 大国崛起 > 地区崛起 > 山东 >

1928年“济南惨案”:被遗忘的日军暴行--年度总结

  

    1928年4月,日本[RiBen]侵略者借口保护日本[RiBen]侨民制造了举世震惊的“济南[JiNan]惨案”……

    日本[RiBen]右翼分子制造的“大东亚战争肯定论”,在电影《战争和人》中,有明显的表现。在这部电影中,竟把日本[RiBen]发动的侵华战争的责任从中国方面去找,似乎战争是由中国引起的:在说明1928年日本[RiBen]制造的“济南[JiNan]惨案”时,绝口不提侵华日军[RiJun]武装干涉中国的北伐[BeiFa]战争,只说“日中两军在济南[JiNan]发生冲突”,事情完全被弄颠倒了。让我们来看看事情真相:蒋介石[JiangJieShi]1928年1月复任北伐[BeiFa]军总司令之后,频频向美国暗送秋波,对美、英帝国主义炮轰南京打死打伤2000多人的“南京事件”说成是共产党煽动而发生的,承认美、英为保护本国侨民“而不得已开炮轰击”。这样,蒋介石[JiangJieShi]以颠倒是非的手法,扫除了他对英、美的外交障碍。

    “南京事件”的解决标志着蒋介石[JiangJieShi]政府和美、英帝国主义的结合。在美国的支持下,蒋介石[JiangJieShi]率军北伐[BeiFa],攻入山东。日本[RiBen]帝国主义为阻止“以美国为背景的南军北上”,不让英、美势力向中国北方发展,借口保护日本[RiBen]侨民,决定再次出兵山东,并不顾国民政府外交部的抗议,于1928年4月下旬进攻济南[JiNan],制造了举世震惊的“济南[JiNan]惨案”。

    那时,奉系军阀的“狗肉将军”张宗昌盘踞济南[JiNan]。这位直鲁联军大帅有三不知:一不知自己的家产和钱财;二不知有多少姨太太,见了漂亮女人他就命部下抢来收为侍妾;三不知道有多少兵员,因他搞募兵制,“会说掖县话,便把洋刀挎”。到处有他的官兵。

    张宗昌见蒋介石[JiangJieShi]率北伐[BeiFa]军来攻山东,知道自己的“狗肉部队”不堪一击,便要率军逃走,倒是他的四姨太亚仙拽着他的仁丹胡子讥笑道:“你平时不是老说日本[RiBen]的福田司令官最讲义气吗?你何不请他来对付蒋介石[JiangJieShi]。”张宗昌将大腿一拍,夸四姨太说得有理,就派参谋长金寿良到青岛请日本[RiBen]快发救兵。

    日本[RiBen]第六师团长福田彦助中将进占青岛后,正愁没有进兵济南[JiNan]的借口,现在见张宗昌前来搬兵,便满口答应驱赶北伐[BeiFa]军,扰乱革命军的后方;但要求将青岛、济南[JiNan]、龙口、烟台等地都交日军[RiJun]负责“防守”。

    “狗肉将军”眼看地盘不保,哪管爱国还是卖国,便全部答应日军[RiJun]的要求。福田彦助又得到日本[RiBen]首相田中义一要他抢占济南[JiNan]的训令,于是便于4月25日派先头部队向济南[JiNan]进发。

    日本[RiBen]侵略军被张宗昌引入济南[JiNan],占领了济南[JiNan]医院、济南[JiNan]报社等地,并用沙袋筑起堡垒,设置活动电网,不许华人接近。

    “狗肉将军”哪知日本[RiBen]侵略者的狼子野心,反而觉得日本[RiBen]人“够朋友”,将福田彦助及手下将领请来赴宴,并把他的姨太太全都叫来侍候作陪。

    宾客正与主人喝得酒酣耳热,参谋长金寿良忽报北伐[BeiFa]军已占领济南[JiNan]门户万德,胶济铁路也被截断。

    张宗昌吓得魂不附体,忙向福田彦助求援,岂料福田彦助将金鱼眼一翻冷笑道:“大日本[RiBen]皇军只管驻地防守,不干涉中国内政!”这家伙不但不帮张宗昌的忙,反而和“狗肉将军”的四姨太动手动脚,肆意调笑。

    张宗昌气得直想骂娘,但又惹不起日本[RiBen]人,只得哼其他写的大风歌以泄胸中烦闷:“大炮开兮轰他娘,威加海内兮回家乡,安得巨鲸兮吞扶桑!”参谋长金寿良哭笑不得,见形势迫在眉睫,不容再加延宕,便上前小声劝道:“大帅,现在不能吞扶桑了,北伐[BeiFa]军已攻进济南[JiNan],我看还是归隐扶桑吧!”张宗昌见大势不妙,赶忙结束筵席,命令家眷尽快收拾金银财宝,带着四姨太,坐上挂着日本[RiBen]国旗的小轿车,连夜逃离济南[JiNan]至烟台,后乘船经大连亡命日本[RiBen]去了。

    话说张宗昌退走逃亡,北伐[BeiFa]军于5月1日占领济南[JiNan],北伐[BeiFa]军总司令蒋介石[JiangJieShi]当日下午到达济南[JiNan],任命第四军团总指挥方根武为济南[JiNan]卫戍司令,任命战地政务委员会外交处主任蔡公时兼任山东特派交涉员,负责与日本[RiBen]驻济南[JiNan]领署联系交涉。

    国民党当局接管济南[JiNan]后,多次声明保护外侨,要求日本[RiBen]政府从济南[JiNan]撤军。随后,蒋介石[JiangJieShi]率众视察济南[JiNan]军情,发现日本[RiBen]军队在许多路口修起防御工事,摆出一副临战架势,荷枪实弹,待机而动。又见遍地都是日本[RiBen]散发的传单,落款是“日侨义勇团”,传单中写道:“济南[JiNan]一处,中外杂居,战线缩小,有所扰乱,良民恐慌。日军[RiJun]临此,固期保护日侨,而日侨混在华境,日军[RiJun]保护之法,不得不选择中外侨期一并而护,实为常法。本日纬十一路日侨万屋商店、大马路日侨山东仓库会社、二马路航空处,纬十一路总监部制造处等,流氓便袭掠一空。日军[RiJun]治扰,流氓误损其命,诚可悯也。由来日军[RiJun]不放空弹,不用空喝,无论中外不逞,若有接近日军[RiJun]所守地域,非有预先派人表示诚意,不然枪杀不论。特此布告。”蔡公时期愤地说:“济南[JiNan]商埠本是中国领土,日本[RiBen]竟敢公然出面声称保护,其狼子野心昭然若揭!”蒋介石[JiangJieShi]面露愤愤不平之色,俄顷问道:“传单中说'流氓误损其命',是指什么事情?”蔡公时回答道:“今天早晨,有个叫宋占光的饥民,到纬十一路中国人开设的食品厂内拿了点吃的,被日本[RiBen]兵看见枪杀!”蒋介石[JiangJieShi]听了甚感气愤,于是便对蔡公时说:“请日本[RiBen]驻济南[JiNan]领事来司令部谈判”第二天,即5月2日,日本[RiBen]驻济南[JiNan]领事西田畊一偕日军[RiJun]参谋应邀而来。蒋介石[JiangJieShi]寒暄后正面提出要求说:“贵国士兵在济南[JiNan]市区高筑防御工事,实是引起我国人民之恶感,易招纠纷。为防止意外冲突,请贵军先行撤除一切防御工事。”日本[RiBen]领事西田畊一当即回答道:“总司令言之有理,我军马上照办。”当天晚上,日军[RiJun]在济南[JiNan]马路上建的防御工事迅速撤去,日军[RiJun]撤回原驻地点,济南[JiNan]城内顿时不见日军[RiJun]巡逻车踪影。

    蒋介石[JiangJieShi]喜不自禁,以为日本[RiBen]人给了他好大面子,岂知日本[RiBen]早已视满洲为日本[RiBen]第二故乡,视山东为第二满洲。为实现日本[RiBen]内阁决定的第二次出兵山东计划,日军[RiJun]第六师团司令福田与第十一旅团司令斋藤多次密谋,故意装出接受蒋介石[JiangJieShi]要求之态,麻痹对方,处心积虑导致“五·三济南[JiNan]浩劫”之发生。

    且说5月3日清晨,泉城济南[JiNan]城内各处商店相继开门,生意兴隆,市面熙熙攘攘,一片太平景象。但不料在上午9时许,北伐[BeiFa]军一名徒手士兵经过日军[RiJun]警戒区时,被无故射杀;北伐[BeiFa]军一部移往基督医院时,日军[RiJun]又突然开枪,与此同时又向国民北伐[BeiFa]军第四十军第三师第七团的两个营发起攻击,北伐[BeiFa]军损失惨重。

    九十二师、九十三师奋起还击,立即制止住日寇的嚣张气焰。日军[RiJun]指挥官福田彦助见事不好,急派佐佐木到一去会见蒋介石[JiangJieShi],并威胁说“如不停火,中日将全面开战”。蒋介石[JiangJieShi]便派出10个参谋组成的传令班,分头到各部队传令,对日军[RiJun]停止还击。

    不久,蒋介石[JiangJieShi]派外交部长黄郛到侵华日军[RiJun]司令部交涉。黄郛到了设在正金银行的日军[RiJun]司令部,福田彦助避而不见,只派其参谋长黑田出面接见。

    黑田蛮横地提出,北伐[BeiFa]军必须立即停火,一律退出日军[RiJun]警戒区。黄郛回来后便向蒋介石[JiangJieShi]汇报,蒋介石[JiangJieShi]为顾全大局,严令北伐[BeiFa]军不许还击。

    但是日本[RiBen]侵略者却得寸进尺,一面以武力将商埠区的北伐[BeiFa]军全部缴械,一面派部队占领设在济南[JiNan]路局的外交部长办公处。堂堂外交部长,号称“隐身仙人”的黄郛及其卫士亦被缴械,乖乖退出其办公处,迁往北伐[BeiFa]军总部办公。正当中国派人与日本[RiBen]人交涉时,恰有两个日本[RiBen]兵被流弹打死。

    日本[RiBen]侵略军这下找到了挑衅借口,大举向中国军队驻地进攻。日本[RiBen]侵略军更凶焰万丈,不论官兵,见人就杀,一时尸体遍街,血流成河,哀声动地,中国军队7000余人被迫缴械。

    此时,蒋介石[JiangJieShi]仍下令不准抵抗,只命战地政务委员会外交处主任蔡公时速去交涉,要求日军[RiJun]迅速撤退。

    蔡公时正要与日本[RiBen]方面交涉,但见交涉署已被日军[RiJun]包围。

    蔡公时只得拿起电话,要通日本[RiBen]驻济南[JiNan]领事西田畊一,询问因何发生冲突。

    西田畊一狡黠地回答:“不知何故互起误会,双方现应立即停战。”蔡公时再派人出去,但全被日本[RiBen]兵开枪打回。全署人员被围困一天,又饿又乏。到上午9时左右,传令兵跑来报告:“外面日本[RiBen]兵撞门,势极凶猛,怎么办?”蔡公时略一沉吟,随即毅然决定:“开门,请他们进来!”还没等传令兵转身,交涉署大门已被日军[RiJun]枪托撞开,20多个日本[RiBen]兵撞了进来,不容分说,剪断电灯、电话线,交涉署顿时陷入黑暗之中。

    在日本[RiBen]兵的手电筒照射下,日本[RiBen]兵直入寝室,搜查枪械。

    一个穿西服的日本[RiBen]人首先说:“我们是为搜查械弹而来。白天被打死的两个日本[RiBen]皇军,必是你们署里的人干的,你们的主管是哪位?”蔡公时挺身而出,婉言解释说:“上午被打死的两个日本[RiBen]兵,确系为流弹所击,彼此不误会。我们是外交人员,从来不带枪支,请不必搜查,免滋纷扰!”那日本[RiBen]军官,一声令下,除蔡公时外,其他工作人员全部被绑了起来。日本[RiBen]兵翻箱倒柜,抢了五大包文件,扬长而去。

    不一会儿,又来一个日本[RiBen]军官厉声高叫:“我们已经查明,大日本[RiBen]皇军确系署中人员所枪杀,非交出枪弹不能了结!”蔡公时据理辩争,请释放被绑人员。日本[RiBen]军官恼羞成怒,命令日本[RiBen]兵也将蔡公时绑缚起来。蔡公时忍无可忍,便操日语叱责道:“汝等不明外交礼仪,一味无理蛮干!此次贵国出兵济南[JiNan],说是保护侨民,为何借隙寻衅,肆行狂妄,做出种种无理之举动!实非文明国所宜出此。至于已死之日本[RiBen]兵,若果系敝署所为,亦应由贵国领事提出质问,则中国自有相当之答复,何用你们如此喋喋不休耶?若你们果系奉日本[RiBen]领事之命令而来,则单人即到领事馆交涉,亦无不可!”一个会说中国话的日本[RiBen]军官冷笑道:“你们的蒋总司令都不敢骂大日本[RiBen]皇军半句,他想找我们谈判,我们都没有兴趣。

    “你的官儿有多大,再大也大不过蒋先生!”那日本[RiBen]军官还不解气,一巴掌掼在蔡公时的脸上,顿时打得鼻青脸肿,鲜血直流,还咬牙切齿骂道:“你不要命啦,竟敢辱骂皇军,把你送到蒋总司令手里,他也得杀了你,再向大日本[RiBen]皇军道歉!”蔡公时一腔爱国热血似烈火般熊熊燃烧,义愤填膺,痛斥他们说:“你们这些强盗!我早就看透你们。现在我以一个中国人的身份痛斥你们这帮强盗。”

    日本[RiBen]军官兽性大发,便命日本[RiBen]兵将中国人绑在柱子肆意毒打。为向蔡公时施行法西斯攻心战术,命日本[RiBen]兵挥动刺刀割耳、切鼻。顿时鲜血喷流,血肉模糊,惨不忍睹。日本[RiBen]强盗大声狂笑,形同禽兽!

    那日本[RiBen]军官原以为会把蔡公时吓得屁滚尿流,低声下气求饶性命,却见蔡公时虎目圆睁,大声怒骂:“日本[RiBen]强盗禽兽不如,此种国耻,何时能雪!”交涉署庶务张麟书、参议张鸿渐、书记王炳潭等在蔡公时激励下,争相痛骂,怒斥强盗。但这帮丧心病狂的法西斯强盗先将张麟书耳鼻割下,又断其腿臂,血肉狼藉,不成人形!

    日本[RiBen]侵略者仍不放手,又将蔡公时等人的绑绳砍断,三人一组,拽出屋外。蔡公时被第一批拖到交涉署院内,枪声一响,可怜蔡公时正值英年,未见国家统一,竟牺牲在倭寇的乱枪之下。勤务兵张汉儒乘枪声一响,应声倒地,后找机会死里逃生。他作为现场见证人,写下了《蔡公时殉难始末记》,揭露了日寇犯下的滔天罪行!

    日寇屠杀了蔡公时和交涉署人员后,听说北伐[BeiFa]军蒋总司令仍在济南[JiNan]城内,于是派兵又包围了北伐[BeiFa]军总部办公楼。

    日军[RiJun]情报非常准确,此时蒋介石[JiangJieShi]正和“隐身仙人”黄郛密商逃脱之计,听见外面枪声渐紧,急忙吩咐黄郛与日本[RiBen]交涉。黄郛要求日军[RiJun]停止射击,日寇哪里肯听,还公然侮辱黄郛,把南京政府的堂堂外交部长扣压一天。

    面对日本[RiBen]的蛮横态度,这时蒋介石[JiangJieShi]已知日本[RiBen]人根本没有给他面子。为了委曲求全,蒋介石[JiangJieShi]气急败坏地吩咐说:“给我下令,停止向日军[RiJun]还击。真把日本[RiBen]人激怒了,我的面子往哪里放。不要慌,务必采取镇定、和平态度,要顾全大局。”蒋介石[JiangJieShi]说罢,又派熊式辉深夜赶往日军[RiJun]司令部交涉,但被日军[RiJun]轰了回来。

    5月4日,蒋介石[JiangJieShi]命外交部长黄郛致电日本[RiBen]首相兼外务大臣田中义一,指出“似此暴行,不特蹂躏中国主权殆尽,且为人道所不容。今特再向贵政府提出严重抗议,请立即电令在济日兵,先行停止枪炮射击之暴行,立即撤退蹂躏公法、破坏条约之驻兵,一切问题当由正当手续解决。”日本[RiBen]政府根本不把这个抗议照会放在眼里,不予置理,反而扩大济南[JiNan]事态,更疯狂地向中国公民开炮射击。

    蒋介石[JiangJieShi]一味忍耐,连连派出黄郛、熊式辉、罗家伦、赵世暄、崔士杰、王正廷与日本[RiBen]谈判,都被日本[RiBen]轰了回来。于是,蒋介石[JiangJieShi]又急电在东京的张群直接找日本[RiBen]当局谈判。

    日本[RiBen]方面的意图是很明显的,他们想先把蒋介石[JiangJieShi]势力控制在济南[JiNan],其他签订城下之盟,阻止北伐[BeiFa]军北上,从而日军[RiJun]控制华北大平领土。为此目的,日寇不但没有把事态平息下来,相反还加紧进攻,企图消灭蒋介石[JiangJieShi]的部分力量。

    蒋介石[JiangJieShi]见济南[JiNan]的事态不但平息不下来,相反有越来越紧急的势态,于是他整顿了北伐[BeiFa]军,拉着黄郛等人在混乱中溜出了济南[JiNan]。

    蒋介石[JiangJieShi]、黄郛等从济南[JiNan]逃出后,来到党家庄住下。梳洗己毕,急忙修书一封,送给日军[RiJun]:福田师团长惠鉴:自本月3日之不幸事件发生,本总司令以和平为重,严令所属撤离贵军所占区域。现在我各军已一律离济,继续北伐[BeiFa],仅于城内留相当部队,借维秩序。本总司令亦于本日出发,用特通知贵师团长查照,并盼严令贵军立即停止2日以来一切特殊行动,俾得维持两国固有之睦谊,不胜企盼之至。专布顺颂公绥国民革命军总司令蒋中正事前,福田已通过安插在蒋介石[JiangJieShi]身边的顾问佐佐木,得到蒋介石[JiangJieShi]的传话:“革命军为避免糜乱地方,决不与日军[RiJun]冲突。”现接到这封来信,才知道蒋介石[JiangJieShi]改道北上,继续北伐[BeiFa],并得悉已离开济南[JiNan],急得顿着脚咆哮道:“糟了,北伐[BeiFa]军继续北上,以后的事更难办了!”福田彦助恼羞成怒,便于5月7日下午向蒋介石[JiangJieShi]提出最后通牒:蒋总司令阁下:贵总司令屡违对于中外之声明。此次由贵部下之正规军实现此不忍卒睹之不祥事件,本司令官不胜遗憾。平加诸帝国军部及居留民之一切损害,以及有关毁坏国家名誉之赔偿等,虽有待于帝国政府他日之交涉,本司令官不欲置喙,然敢对贵总司令要求左列事项:

    一、有关骚扰及暴行之高级武官,须严厉处罚。

    二、对抗我军之军队,须在日军[RiJun]阵前解除武装。

    三、在南军统辖区域之下,严禁一切反日宣传。

    四、南军须撤退济南[JiNan]及胶济路沿线两侧20华里之地带,以资隔离。

    五、为监视右列事项之实施,须于12小时以内开放辛庄及张庄之营房。

    盼右列事项,于12小时以内答复。

    临时山东派遣第六师团长福田彦助

    北伐[BeiFa]军将领见到这个最后通牒,简直把北伐[BeiFa]军当作战败国看待,把抗日将士作为投降的战俘,大都气炸心肺;但蒋介石[JiangJieShi]不愿以“小不忍而乱大谋”,因此除第二条外,准备全部接受。当下拟定六项答复,并派熊式辉、罗家伦前去交涉。

    福田彦助看了蒋介石[JiangJieShi]的六项答复,并不满意,他横眉怒目回答:“规定时间已过,不必再谈!”福田彦助蛮横地赶走派去的使者,随即下令对济南[JiNan]发动攻击。济南[JiNan]军民在济南[JiNan]卫戍副司令苏宗辙的指挥下,与日寇奋战,特别是邓殷藩团第九连连长郭德芳与部属发誓说:“我们生为军人,死当卫国。今天的事,日本[RiBen]人逼得我们实在忍不下去了!为国家,为人民,正是我们牺牲报国的时候了!我们不忍心,也不愿意亲眼看到祖国河山破碎,而束手被擒!我们要本着'有敌无我、有我无敌'的精神和决心,与敌人拚一个你死我活!”北伐[BeiFa]军将士以散兵战术抗击日寇的立体战术,打得敌人闻风丧胆。留守济南[JiNan]的李延年、邓殷藩两团将士,与日寇激战三昼夜,打得日寇不敢轻举妄动,直至接到蒋介石[JiangJieShi]令他们撤退的密电后,才撤出济南[JiNan]。

    北伐[BeiFa]军撤出济南[JiNan]后,日军[RiJun]于5月11日上午举行“显扬国威”的入城式,开始惨绝人寰的大屠杀:见人就开枪射击,见女人就割去双乳,乱刀刺死。济南[JiNan]死伤军民1.1万有余,真是血流成河,尸横遍地,惨不忍睹,举世公愤!

    当时,作为北伐[BeiFa]军总司令的蒋介石[JiangJieShi]在日军[RiJun]血腥屠杀面前,也作了如下表示:“5月3日,日本[RiBen]帝国主义者在济南[JiNan]横阻我们北伐[BeiFa],残杀我们同胞,霸占我们土地,这是中国民族最耻辱的一个纪念日!临到这个纪念日,凡是中国人,凡是我们的黄帝子孙,对于这种耻辱,是永不能忘怀的,日本[RiBen]种种野蛮行动简直就是禽兽,如果不谋报复,我们就不能算是中国人!我国国民政府是绝不会因为他们的压迫而对他们屈服的!”蒋介石[JiangJieShi]当时的这一讲话,虽然反映了他对日本[RiBen]军队野蛮行径的痛恨和谴责,但在日寇野蛮屠杀之际,他却下令:“须知我们报仇雪耻的敌忾心,绝不能暴露出来,要通过外交途径解决!”原来,张群奉蒋介石[JiangJieShi]之命已于5月4日到达东京。后来蒋介石[JiangJieShi]电告张群,告诉他发生了“五·三济南[JiNan]惨案”。张群奉命与日本[RiBen]外务省亚洲局长有田八郎和日本[RiBen]参谋第二部长松井石根联系,求见日本[RiBen]外务省次官出渊胜次和军部首脑伊藤安之助少将,发现日本[RiBen]军方气焰极为嚣张,叫嚷“中国北伐[BeiFa]军必须投降”,“要蒋介石[JiangJieShi]自己来日本[RiBen]交涉”等。

    张群跟日本[RiBen]军政官员无法会谈,又通过老关系见到日本[RiBen]首相田中义一。在会见中,张群用三寸不烂之舌向日方表示说:“中、日两国必须友好,而要达到全面亲善之目的,必须让国民革命军完成北伐[BeiFa],统一中国。因此,国民政府希望日本[RiBen]政府不仅对北伐[BeiFa]不加阻挠,更应站在正义的立场上,同情并帮助中国革命。对于济南[JiNan]事件,不要任凭当地双方军队直接冲突,应该通过外交交涉予以解决。”田中义一对张群的话根本听不进去,但为掩盖日本[RiBen]政府业已通过的增兵山东的决议,他便通知张群,说日本[RiBen]将派参谋本部第二部长松井石根作为日本[RiBen]的全权代表,赴山东处理济南[JiNan]事件,希望中方与松井进行谈判。

    5月8日,张群再次会见日本[RiBen]首相田中义一,说明“中国北伐[BeiFa]军总司令蒋介石[JiangJieShi]来电表示:如果日本[RiBen]出兵只意在保护日侨,不影响国民革命军北伐[BeiFa],则我们必将尽力完成北伐[BeiFa],达成统一中国之使命。至于济南[JiNan]惨案,如果查明其曲在我,我们亦愿向日本[RiBen]道歉。总之,对于一切事件,我们均将以光明磊落的态度来了结。”张群又说:“福田师团长曾提出要蒋总司令往他的师团部与他直接谈判,对那种'城下之盟'的要求,中国方面当然不能接受。既然田中首相决定协派松井中将前往济南[JiNan],则福田所提出的无理要求当已作罢。”田中义一不得已接受张群的意见,催其速返中国。

    张群于5月8日离开日本[RiBen],13日到达上海。张群到沪后,接到国民政府主席谭延闿一封信,希望他担任与日本[RiBen]代表松井石根的谈判任务。他正要赴徐州向蒋介石[JiangJieShi]汇报东京之行情况,忽然接到蒋介石[JiangJieShi]派赴济南[JiNan]的谈判代表何成浚的报告,说尽管中方完全答应日方提出的最后通牒条件,但日方福田彦助师团长仍坚持要中方接受其无理要求:在侵华日军[RiJun]撤退前,中国必须将抵抗日军[RiJun]侵略的方振武、贺耀祖、陈调元三军团,在日军[RiJun]面前解除武装,将抗日军[RiJun]官处以严刑,如不照日方条件处理,日方即不再接见中方代表。

    张群认为这是节外生枝的要求。于是他又根据蒋介石[JiangJieShi]的指令,一面催促国民政府向国际联盟秘书长德兰孟、美国总统柯立芝,要求根据国际联盟盟约第十一条第二项规定立即召集理事会会议,要求日军[RiJun]停止暴行并立即撤军;一面于5月14日致电日本[RiBen]首相田中义一,严肃指出:“查福田师团长此等态度,与首相及诸公对张群之表示,大相径庭,不知何故!且当日张群与首相面谈后,复承佐藤先生赴参陆各部传述首相意旨,想福田师团长必已接洽,何尚坚决若是?(张)群意拟请松井先生遵照首相意旨,克日首途,一面电达福田师团长,静候和平解决,两国幸甚!迫切陈词,伫候电音。”日本[RiBen]政府对张群的交涉电不加理睬,反而于5月18日送来日本[RiBen]政府第三次出兵山东声明书,声称济南[JiNan]事件是“日本[RiBen]为保护山东日本[RiBen]侨民及确保胶济路之交通而为之。”1928年6月8日,国民革命军进入北京,6月15日宣告北伐[BeiFa]成功并发表对外宣言。对外宣言明确提出,要求同各国“遵正当之手续,实行重订新约”。美国和西方诸国先后签订了有关条约,日本[RiBen]则因济南[JiNan]惨案与中国“处于邦交断绝状态”,对华贸易陷于困境,而田中内阁在国内外失掉人心,声名狼藉。在这种形势下,日本[RiBen]政府才被迫同中国由军事交涉转入外交谈判。

    在中日谈判“济南[JiNan]惨案”的过程中,田中内阁提出三项无理要求:其一,日方不派全权代表,只派日本[RiBen]驻沪商务领事矢田七太郎为代表;其二,谈判地点在济南[JiNan];其三,谈判的前提是先向日本[RiBen]道歉、赔偿损失、惩罚凶手、保障侨民安全。不答应这三条,不进行谈判。

    在全国人民的抗议浪潮中,南京国民政府拒绝了日本[RiBen]的无理要求。日本[RiBen]代表矢田又三次赴南京联系,均未谈成。

    1929年1月23日,田中义一亲自向日驻华公使芳泽谦吉面授机宜,命他作为日本[RiBen]的全权谈判代表到达南京,与外交部长王正廷开始外交谈判。

    在开始阶段,王正廷坚持主张,日军[RiJun]如不从山东撤军,“济南[JiNan]惨案”就不能解决,并郑重提出解决“济南[JiNan]惨案”的四项条件:(一)日本[RiBen]政府郑重道歉;(二)赔偿中国财产损失;(三)严惩主凶;(四)日本[RiBen]保证此后不发生此类不幸事件。

    对此,芳泽谦吉小眼一瞪,荒谬地提出所谓“对等要求”。日本[RiBen]提出的所谓“对等要求”是什么货色呢?就是中国政府要向日本[RiBen]政府赔礼道歉,赔偿损失,惩办肇事人。

    王正廷严辞驳斥说:“济南[JiNan]惨案的发生出自日本[RiBen]兵枪杀中国百姓,向日本[RiBen]道歉、赔偿,这完全是颠倒是非,混淆黑白!”芳泽词穷耍赖,结果不欢而散。

    在11月29日的谈判中,芳泽开始接受撤兵条件,但又借口请示,从南京跑回上海。

    芳泽谦吉刚回到上海,便接到日本[RiBen]政府指示,令其“相机行事”,蒋介石[JiangJieShi]也命谈判代表王正廷、崔士杰“因事赴沪”。

    这样,双方代表继续在上海谈判。

    中日双方达成三项决定:(一)日本[RiBen]无条件从山东撤军;(二)“济南[JiNan]惨案”责任及赔偿问题,由双方组织调查委员会,赴济南[JiNan]调查后再定处理办法;(三)蔡公时等被害之事,日方另行向中国道歉。

    蒋介石[JiangJieShi]为推行其外交政策,在“济南[JiNan]惨案”的责任问题上放弃了原来立场,同意日方提出的“对等要求”,即双方互相道歉。道歉的方式,由于日本[RiBen]坚持不愿到南京政府外交部,而日本[RiBen]驻南京领事馆又与外交部不对等,最后双方决定,两国代表都到南京鸡鸣寺会晤,以同样的辞令各自向对方表示歉意。

    谁知到2月8日芳泽谦吉又奉命推翻了上述三项决定,别有用心地耍赖声称:“日本[RiBen]政府对三项协定提出了异议,日本[RiBen]方面不准备索取赔款,也反对对方要求赔款。”日本[RiBen]方面为何在赔款问题上出尔反尔呢?对于其中的奥妙,当时的日本[RiBen]驻上海的总领事、后任此次谈判的日本[RiBen]代表重光葵在《外交回忆录》中讲得十分清楚:“日本[RiBen]又生怕中国方面提出诸如要求日本[RiBen]修复济南[JiNan]战争中被破坏的城墙,要求日本[RiBen]支付巨额赔款,赔偿在战争中丧生的中国居民的生命财产。据报道,当时中国方面遭受的损失达数亿元。”2月18日,日本[RiBen]外务省召开会议研究对策,外务次官给重光葵下达训令说:“企图完满地解决'济南[JiNan]事件'是一个根本性错误。正因为芳泽公使(当时他已任命为驻华公使)已经与中国达成了协议,所以才会发生今天这样的障碍。

    ……我提请你注意,脑子里必须经常记住一点:必须破坏这次谈判!”日本[RiBen]首相兼外务大臣田中义一更老谋深算,他指示重光葵在谈判中要压中方做出更大的让步,从而打开中日关系的僵局,全面推行“积极政策”--即侵占中国,灭亡华夏。

    这时,日本[RiBen]驻华公使芳泽和驻上海总领事重光葵派出特务四下活动,蒋介石[JiangJieShi]身边的日本[RiBen]间谍佐佐木到一更把国民党内部各派系的底细了解得清清楚楚。他们分析认为:“蒋中正为了与当时还残存在北方的军阀,尤其是与冯玉祥、阎锡山的势力相对抗,完成中国的统一,蒋在解决'济南[JiNan]事件'时,必将会符合日本[RiBen]方面希望的意向,采取全面退让态度。”重光葵回到上海,蒋介石[JiangJieShi]就派外交部亚洲司司长周龙光到上海租界的三井别墅拜访了重光葵。周龙光小心翼翼地请求道:“听说总领事阁下负有日本[RiBen]政府赋予的重大使命,对于解决'济南[JiNan]惨案'定有高明打算,请给予关心,设法加以解决。”重光葵老谋深算,见这个外交官素质如此之低,态度又这样卑下,就像精明的投机商人一样不露日本[RiBen]当局交给他的底牌,玩弄权术先行狠命压价说:“我是大日本[RiBen]帝国驻上海总领事,与日中谈判无关。但依我看来今天的(日中关系)状况真是太糟糕,太愚蠢了!”“本人奉命找到一条打开僵局的道路,请阁下运用影响大力帮助。”“如果中方向日本[RiBen]索取赔款,那么,日中关系只会恶化。”重光葵威胁说。

    周龙光闻听此言,赶忙兜底说:“中方无意要求日本[RiBen]赔款!”重光葵如获至宝,马上紧紧抓住不放,迫不及待地追问道:“这是真的吗?”“当然是真的,我以外交官身份担保!”“你跟我说的是不是新任外交部长王正廷所希望达成的?你说不打算要求赔款,这是外交部长王正廷的意思吗?中国方面是否真有此想法,请你回去商量商量,再把结果告诉我。”为了迫使蒋介石[JiangJieShi]继续退让,重光葵眼珠一转鬼话连篇地说:“我虽是总领事,但为解决'济南[JiNan]惨案',也要再考虑一下不赔款的做法是否行得通。”重光葵打发走周龙光,忙与日本[RiBen]驻华公使芳泽谦吉商量。

    芳泽大喜,两人决定相机行事,压蒋介石[JiangJieShi]再作让步。

    不久,重光葵从南京回到上海法租界的三井别墅,屁股还没坐稳,紧接着周龙光就气喘吁吁跑了进来,并开门见山地说:“总领事,我可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王外长也打算按这种办法谈判。”“好,那可请王外长立即与我方取得联系,重开谈判!”“那好,但必须进行秘密谈判。”“这又为何?”“南京老百姓听说王部长要对日本[RiBen]人让步,就会群起捣毁了他的住宅,因此,这个谈判只能秘密进行。要让老百姓知道了谈判内情,肯定是会弄砸的。”“地点选在何处?”“在我亲戚家。”不久,重光葵和王正廷先后来到周龙光的亲戚家。他们在吸鸦片的床上对坐着,手里摆弄着吸大烟的各种工具,稍事寒暄,便开始谈判。

    王正廷一改对上海新闻界发表激昂慷慨讲话的冠冕堂皇言辞,不再摇晃革命旗帜了,奴气十足地向日本[RiBen]人表态说:“周龙光是我的部下,他所说的一切都是本外交部长的意见。”重光葵盛气凌人地讲出日本[RiBen]驻华公使芳泽谦吉提出的条件:“我认为日华双方所受损失相差无几,相信完全可以立即抵销。”王正廷在蒋介石[JiangJieShi]指使下,不顾日寇在“济南[JiNan]惨案”中惨杀6123人的血的事实顺水推舟说:“由于'济南[JiNan]惨案'之发生,中方已蒙受损失,而芳泽公使亦屡陈日方也有损失。由于以上皆属事实,凡属中方义务者,国民政府自当履行。”就这样,在吸鸦片床上,王正廷与重光葵、芳泽谦吉初步达成了有利于日本[RiBen]政府的解决方案。

    对中日初步达成的方案,蒋介石[JiangJieShi]的南京政府内部存在强烈的意见分歧。为此,芳泽谦吉、重光葵一面对王正廷软硬兼施,施加压力,一面又会晤宋子文,要蒋介石[JiangJieShi]亲自出面“抑制不同意见”,最后,终于在南京政府内部消除了异议。

    3月28日,王正廷和芳泽谦吉在南京政府外交部签署了解决“济南[JiNan]惨案”的文件:《济南[JiNan]惨案协定》协定规定:一、撤兵之实行与正式会议同时开始,至多两个月内将山东现有日本[RiBen]军队撤去,接受办法由双方各派委员就地协商办理;二、此后国民政府对于日侨之保护,视为当然之事;三、共同组织调查委员会;四、双方损害赔偿问题,俟调查委员会共同负责清查后,互以名义上声明,采取宽大主义办理之。双方视此不快之感情,悉成过去,以期两国邦交益臻敦厚。

    这个协定是蒋介石[JiangJieShi]国民政府向日本[RiBen]政府屈服的一个协定,当然遭到国人的愤怒谴责。但作为当时的北伐[BeiFa]军总司令,掌握实权的蒋介石[JiangJieShi],却要中国人民忍受这种耻辱,他说:“图报国仇,谋雪国耻,要使中国不受帝国主义的欺侮,真正达到独立自由的目的,今日只有忍辱负重,卧薪尝胆,十年生聚,十年教训,效法往哲先贤的志节,深信失土必能收回,国耻必可洗雪!”

 

关于我们 媒体报道 在线申报 文档下载 网站地图 友情链接:链接中国年鉴,载入国家史册
中国特色推进联盟旗下网站:中国特色总网 中华职工学习网 全国创争总网 中国图鉴 中国年鉴 中国国情 亲民维稳 中国国礼
中国年鉴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09110630-6号 中国年鉴网提供入编 中国年鉴 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 征订 中国年鉴 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 助您载入 中国年鉴 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