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2012版正在征稿,欢迎入刊,辉煌成就永载共和国史册! 入刊咨询热线:010-63085539  传真:010-63083953  联系人:刘雪、杨靖

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简介

  

      《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是忠实记录中国改革开放和建设成就及国家方针政策的唯一综合性国家年鉴,由国务院办公厅、新闻出版署批准并发证,新华通讯社主办,以中、英文两种版本在北京和香港同时向国内各省市及海外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公开发行。国务院办公厅曾发文指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创刊以来,在国内外的影响日益扩大,已成为反映社会主义中国的改革和建设成就及国家方针政策的综合性年鉴”是了解中国、研究中国、投资中国的权威工具书和重要决策参考。
  

中国国情网是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图鉴社汇同中国国情手册编辑部共同主办,并由北京政研院具体承办,旨在通过平面与网络互动,帮助领导干部轻松了解我国情况,牢记国情,科学发展;同时选拔各行业、地区中的优秀典型,以便入编中国国情,树立国家典范。
中国亲稳网是以贯彻胡锦涛总书记关于“要把提高舆论引导能力放在突出位置”的重要指示精神为指针,以帮助领导干部读懂读薄,安全面对互联网为宗旨,以亲稳舆论导向平台为基础为核心,以发掘汇报、舆情监测、维稳监测软件为龙头,以舆情发布、传播、推广、交流软件为重点,帮助各行业、地区、单位重点传播推广正面舆情,占领舆论主阵地,同时动态监测负面舆情,及时化解各种矛盾,以便共同营造领导亲民、基层稳定之良好格局,为构建和谐社会作出应有贡献!

网站首页 > 大国崛起 > 地区崛起 > 山东 >

1945年全歼顽敌的禹城大战--中国年鉴

  

    1945年,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部分侵华日军[RiJun]仍不甘心失败,拒不缴械投降。驻扎在禹城附近的日军[RiJun]渡边47师团131联队山峪大队[DaDui]所属8个中队约千余人全部收缩到禹城火车站,企图负隅顽抗。
    禹城火车站位于津浦铁路[TieLu]与惠(民)聊(城)公路交会处,是济南国民党外围北部重要门户,也是兵源物资转运枢纽,战略位置重要。国民党也企图利用这股日军[RiJun],以阻止我军[WoJun]沿津浦线直取济南。
    渡边47师团是日寇的精锐部队,号称“战斗力顽强,所向无敌”,气焰十分嚣张。为彻底消灭这股残敌,解放整个鲁北地区,1945年10月上旬,渤海军区党委组织旅长兼渤海二分区司令员肖锋、政委曾旭清率领的警备六旅配合渤海军区代司令员袁也烈、政委景晓村率领的特务一团、二团、骑兵大队[DaDui]向沿津浦路的平、禹地区敌伪据点进军。从10月14日至12月11日进行了外围拉网战,连续拔除辛店、黄桥火车站等30多个伪军据点,消灭了杂团张八师、谢化武部残军共10万余人。12月28日夜,一举攻占禹城县城,消灭了日军[RiJun]济滕中队,俘虏日军[RiJun]百余名,同时俘伪军李长庆部、伪保安八旅、十旅官兵800余人,缴获机枪5挺、钢炮1门、八二迫击炮1门、小炮9门、长短枪千余支。


    12月30日下午,我军[WoJun]向禹城火车站运动,在击溃一股巡逻日军[RiJun]后,将困守车站的798名日军[RiJun]紧紧包围起来。指挥部先向日军[RiJun]发出劝降通牒:限两小时内缴械投降。日军[RiJun]山峪大队[DaDui]长非常骄横,对我军[WoJun]使者说:“你们八路军打不过我们,我们是常胜部队,如果打得过,缴枪的行。”景政委与袁代司令员研究后决定找“日本战士[ZhanShi]反战同盟”中的几名日本同志向被围日军[RiJun]喊话,展开政治攻势。
    喊话收到了一定的效果,日军[RiJun]思乡心切,已不愿作战了,可是顽固骄横的山峪,在驻济日军[RiJun]细川中将“抵抗到底”的命令下,依旧威逼士兵为天皇效忠,向我军[WoJun]阵地开枪射击。我军[WoJun]战士[ZhanShi]纷纷向指挥部请战:“敌人[DiRen]不缴枪就消灭他,打个胜仗过新年!”于是,在这个寒冷的冬夜,我军[WoJun]向敌人[DiRen]发起了强攻。
    担任正面进攻的是渤海军区特务一团。敌人[DiRen]以密集的迫击炮弹阻止我军[WoJun]的攻击,我前沿阵地的一个[YiGe]院子竟连续落敌弹50余发。我军[WoJun]立即以猛烈的炮火还击,掩护战士[ZhanShi]们翻越民房逼近敌阵。一营爆破员马有年同志一连完成9次大爆破,将敌人[DiRen]的阵地撕开一个[YiGe]大缺口,突击队随即发起冲锋。敌人[DiRen]组成三面交叉火力网,把队伍给压住了。我炮兵向敌指挥中心射击,刹那间,敌人[DiRen]的火力点、碉堡、街垒等全部被摧毁着火。一营战士[ZhanShi]趁机扑上去。爆破手王道忠抱着炸药包,一连5次爆破,将一个[YiGe]小队的鬼子[GuiZi]兵全部埋葬在残堡的瓦砾堆里。
    经过一夜激战,我军[WoJun]攻克了敌军营外两座炮楼。与此同时,警备六旅十一团、十二团分别在铁路[TieLu]南和东面打响,特务一、二团在铁路[TieLu]北和西面强攻,将铁道南北外围之敌全压进了大营房。
    山峪见被围已紧,难以自救。连夜急电向济南细川中将并转国民党当局求援,国民党派出112师霍守义部2000余人配以投降后的驻济日军[RiJun]300多向禹城扑来,却被我警六旅十团、十二团迎头痛击,赶了回去。
    31日上午10时,3架敌机从济南飞来,在禹城车站上空盘旋,投弹十余枚,炸死居民3人,伤2人。后在我军[WoJun]炮火轰击下,仓皇飞逃。
    指挥部景政委、袁代司令判断敌人[DiRen]“黔驴技穷”待援不至,必然要向济南方面突围,便调动部队摆好了一个[YiGe]口袋阵,以待全歼顽敌。指挥部把主力特一团和军区骑兵大队[DaDui]安排在车站敌营房周围,当敌人[DiRen]撤逃时沿铁路[TieLu]自北向南追击;将特二团埋伏在石庄、玉皇陈铁路[TieLu]两侧夹击突围之敌;将警十一团、十二团埋伏在纵深处,围歼漏网的残敌;将警十团和齐禹县大队[DaDui]布置在晏城以北打援,一切安排妥当,专等敌人[DiRen]入网。
    11时,我军[WoJun]从制高点上发现敌人[DiRen]已背上行囊,在大营房院里集合,神炮手张瑞荣迅速将一发发炮弹,向日军[RiJun]的集合地点射去。机枪手们也居高临下向大营房倾泻出密集的子弹。敌人[DiRen]顿时被打得东躲西藏,无法整队,只好一窝蜂似地拥出军营沿铁路[TieLu]沟向东南方向逃命,钻进我军[WoJun]口袋阵。特一团和骑兵大队[DaDui]在后面紧追,特二团又堵又截,手榴弹雨点般落入路沟,很快将鬼子[GuiZi]兵切成好几截,首尾不能相顾。在特一团一营的阵地上,敌人[DiRen]死伤累累,扔下他们的重机枪和伤员、尸体,夺路南逃,又被特一团二、三营的迎头火力压了回来。这时路东有特一团,路西有特二团,300多敌人[DiRen]被压在200米长的一段铁道线上。
    大队[DaDui]长山峪悦二郎挥动着东洋指挥刀,两眼血红,驱使他的部下反扑。却没有一个[YiGe]日本兵爬起来冲锋。气得他咆哮如雷,一刀砍掉一个[YiGe]小队长的脑袋,这才把士兵们驱赶起来扑向路西。在路西玉皇陈庄设防等待多时的特二团一营早已蹩足了劲,见敌人[DiRen]蜂拥而来,正中下怀。教导员郭俊忱将驳壳枪一举大喝一声“打”,机枪和几百支步枪同时打响,敌人[DiRen]碰了个硬钉子,不敢乱动,沉默了一阵子,忽然放出两条军犬来。这两条狗跑到玉皇陈村前,东跑跑,西窜窜,又在地上打了几个滚,然后把尾巴竖起摇摆起来。原来这两条狗在给敌人[DiRen]指示目标。敌人[DiRen]按狗指示的方向,先用炮火轰击我军[WoJun]阵地,然后趁硝烟未散爬出沟来,向我军[WoJun]偷袭。距我阵地80多米时,一指挥官单腿跪地,将指挥刀向前一指,发出一声嚎叫,鬼子[GuiZi]兵就冲过来了。这一切都被郭教导员看得清清楚楚,当敌人[DiRen]发起冲锋的一瞬间,我一连战士[ZhanShi]抢先开火了。二连连长吴传正带几个特等射手,专门对付鬼子[GuiZi]的指挥官和先头兵。一阵排枪之后几个领头鬼子[GuiZi]被击毙,拿指挥刀的敌军官仰面朝天倒在地上,敌群又散乱撤回路沟。半小时后敌人[DiRen]又放出军犬,故伎重演,又被我们打垮了。如此三次,敌人[DiRen]硬攻不能奏效,便改变了战术,集中炮火将我前沿阵地轰塌。战士[ZhanShi]们利用断墙残垣狙击敌人[DiRen],减员人数不断增加,指挥部紧急派特二团三营的一个[YiGe]连,赶到玉皇陈庄加强防守力量。
    下午两点左右,玉皇陈阵地前的达子庄和铁路[TieLu]两侧,炮火连天,浓烟四起,几股敌人[DiRen]再度向我防线西侧猛攻,突进了玉皇陈庄。郭教导员率两个连,同敌人[DiRen]巷战。敌人[DiRen]拼命夺路南逃,在村南敌人[DiRen]散成小股,四面奔突。我指挥员以变应变,命令各连以排为单位,用“五虎擒羊”法追歼敌人[DiRen]。一连指导员蔺桂华同志率一个[YiGe]排追击敌人[DiRen]。二连长吴传正带着二十几名战士[ZhanShi]堵住残敌退路。前后夹击,打得敌人[DiRen]溃不成队。鬼子[GuiZi]兵见势不妙,纷纷跳进路沟,又被我军[WoJun]排长尚保民和几个战士[ZhanShi]的一排手榴弹炸出来……就这样追追打打,鬼子[GuiZi]兵一路上丢盔弃甲死伤惨重,在唐庄附近,与路东的逃敌汇合成一股;而我追击部队,路西的特二团,路东的特一团也在这里会在一起,合力围歼残敌。这时已激战终日,双方步兵体力和弹药,都已消耗殆尽,敌在前面跑,我在后面追,相距不到百米,却总也追不上。刺刀够不着,子弹已经没有了,正苦于无耐。就在此时,从铁路[TieLu]西侧曹庄一带,有一支骑兵队伍迂回出现,拦在敌人[DiRen]前面。
    这是我渤海军区骑兵大队[DaDui],健儿们纵马挥刀由南向北围过来,鬼子[GuiZi]兵绝望了。山峪要以武士道精神为天皇效忠,他哇啦哇啦地把200多士兵聚集在一起,双手端枪,在路基斜坡上拉开架式,与我军[WoJun]战士[ZhanShi]肉搏拼命。混战中,排长李文学端着刺刀,一口气拼死4个敌人[DiRen]。营长赵忠抡起二十响匣枪,单发点射,一枪一个[YiGe],一气打死20个,最后来不及换弹夹,就伸开大手,楞楞地把一个[YiGe]敌人[DiRen]按倒在地……
    在这20多里的战场上,我骑兵大队[DaDui]和步兵互相配合,前堵后截,枪击刀劈,只杀得鬼子[GuiZi]兵尸横遍野,活着的已被追得只顾张口喘气,精疲力竭。特二团一营郭教导员一看时机到了,便叫战士[ZhanShi]们用日语喊话劝降。“反战同盟”的日本朋友迁芳郎赶来大声向日军[RiJun]喊了起来:“日本弟兄们,八路军优待俘虏,交枪不杀,欢迎回家……”日本兵黯然静听,有的低头落泪。正在这时,从济南飞来几架国民党飞机,山峪像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又跳起来驱赶日军[RiJun]。但为时已晚,我骑兵大队[DaDui]已在大队[DaDui]长王琨的指挥下将他们团团围住,特一、特二两个团的战士[ZhanShi]紧握刺刀雄立在铁路[TieLu]两侧。胜败之局已定,生死即在顷刻。忽然“砰”地一声枪响,山峪颈部中弹,指挥刀锵然落地。他一手捂住伤口,一手举起,无可奈何地喊道:“投降!我们统统地投降!”残存的日军[RiJun]也都先后放下武器,退出战场。
    战斗终于以全歼顽敌胜利结束!在这两军对垒、鏖战终日的战场上,到处是成堆的尸体、卷缩着的日军[RiJun]伤兵、挣扎在血泊中的战马;到处是被击穿的钢盔、折断的刺刀、歪倒的迫击炮、成堆抛撒的三八式步枪子弹……我军[WoJun]救护人员来来往往包扎救护双方伤员,一队队被俘日军[RiJun]被押往集中地点……暮色苍茫,硝烟弥漫,火光掩映,好一幅壮观的战场景色!


    此次战斗,共击毙日寇120名,击伤161名,俘敌大队[DaDui]长山峪悦二郎以下大尉军官5名、中尉5名及士兵500余,漏网逃脱的寥寥无几。缴获重机枪6挺,轻机枪15挺,八二迫击炮2门,掷弹筒18个,步枪500余支,汽车20辆以及敌仓库中的粮食、被服、军毯、子弹及其他军用物资甚多。禹城车站一战是我山东部队歼灭日军[RiJun]人数较多的一次战斗,为此,渤海军区全体参战部队受到山东军区的传令嘉奖。
    1946年1月1日下午,日军[RiJun]俘虏在我军[WoJun]押送下经县城离开禹城。日军[RiJun]仓库中的物资则由禹城工委书记张明同志组织疏散。从各乡调来的民工车水马龙,彻夜运输不停。除粮食和军用物资外,仓库里还有大批敌人[DiRen]抢来的民用衣物,花花绿绿的大包小包堆积如山,政府将这些东西全部散发给车站附近的穷苦群众。禹城车站之战的胜利,把人民从日寇统治下解放出来,群众欢欣鼓舞,到处传颂渤海子弟兵解放禹城的功绩。

 


 

关于我们 媒体报道 在线申报 文档下载 网站地图 友情链接:链接中国年鉴,载入国家史册
中国特色推进联盟旗下网站:中国特色总网 中华职工学习网 全国创争总网 中国图鉴 中国年鉴 中国国情 亲民维稳 中国国礼
中国年鉴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09110630-6号 中国年鉴网提供入编 中国年鉴 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 征订 中国年鉴 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 助您载入 中国年鉴 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