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2012版正在征稿,欢迎入刊,辉煌业绩永载共和国史册! 入刊咨询热线:010-63085539  传真:010-63083953  联系人:刘雪、杨靖

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简介

  

      《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是忠实记录中国改革开放和建设成就及国家方针政策的唯一综合性国家年鉴,由国务院办公厅、新闻出版署批准并发证,新华通讯社主办,以中、英文两种版本在北京和香港同时向国内各省市及海外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公开发行。国务院办公厅曾发文指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创刊以来,在国内外的影响日益扩大,已成为反映社会主义中国的改革和建设成就及国家方针政策的综合性年鉴”是了解中国、研究中国、投资中国的权威工具书和重要决策参考。
  

中国国情网是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图鉴社汇同中国国情手册编辑部共同主办,并由北京政研院具体承办,旨在通过平面与网络互动,帮助领导干部轻松了解我国情况,牢记国情,科学发展;同时选拔各行业、地区中的优秀典型,以便入编中国国情,树立国家典范。
中国亲稳网是以贯彻胡锦涛总书记关于“要把提高舆论引导能力放在突出位置”的重要指示精神为指针,以帮助领导干部读懂读薄,安全面对互联网为宗旨,以亲稳舆论导向平台为基础为核心,以发掘汇报、舆情监测、维稳监测软件为龙头,以舆情发布、传播、推广、交流软件为重点,帮助各行业、地区、单位重点传播推广正面舆情,占领舆论主阵地,同时动态监测负面舆情,及时化解各种矛盾,以便共同营造领导亲民、基层稳定之良好格局,为构建和谐社会作出应有贡献!

网站首页 > 近代变革 >

徐志摩死后陆小曼与她的好友翁瑞午同居内情--中国年鉴

  

  核心提示:陆小曼在徐志摩死后,与翁瑞午同居。当时瑞午每晚必至深夜才回家,抗战后他为造船所处长,有特别通行证。一天过了凌晨二点,他说汽车坏了,就一个人在陆家二楼烟榻上睡一晚。

  

徐志摩死后陆小曼与她的好友翁瑞午同居内情--中国年鉴

本文摘自《人民文摘》2007年第10期,作者:柴草,原题:《徐志摩去世后的陆小曼》

  生活艰难难舍瑞午

  在陆小曼的漫长人生中,翁瑞午不能不提。徐志摩死后,她更难以摆脱鸦片的习好。为此,她还坐过一夜班房。那次国民党禁毒抄家,发现陆小曼家有烟具,就把她关了一夜。第二天一早,翁瑞午打通了关节,把她保了出来。

  翁瑞午,光绪皇帝老师翁同龢之孙。(凤凰网编辑注:翁瑞午并非翁同龢之孙,实乃翁同龢门生,前清广西梧州知府翁绶祺之子。因网络转载不便擅自修改原文,特此备注。)他会唱京戏、画画、鉴赏古董,又做房地产生意,是一个文化掮客,被胡适称为“自负风雅的俗子”。

  翁瑞午在事业上的成就、声望等方面,当然不能和徐志摩相比,但他有性格上的优势。他很会花言巧语,人很活络也很风趣。而徐志摩则显得沉静些;他喜欢唱戏、画画,又教陆小曼学会了吸鸦片,而徐志摩则不喜欢唱戏,也反对吸鸦片;陆小曼天性爱美,又喜作画,翁瑞午便投其所好,时时馈赠名画,以博其欢心,而徐志摩虽然对陆小曼有天大的爱心,但他比较老实,只会送诗,而不会投陆所好。翁瑞午成了陆小曼有特殊地位的朋友。

  陆小曼的生活方式招受非议,她是那样柔艳,又那样漠视社会上所公认的道德,她是任性的,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陆小曼也有苦衷:刚刚丧夫,没有固定收入,还拖着表妹一家三口的生活。那时的生活费用全靠翁瑞午工资和卖画、卖古董。经济上不能独立,人格上也就不能独立。

  陆小曼在徐志摩死后,与翁瑞午同居。当时瑞午每晚必至深夜才回家,抗战后他为造船所处长,有特别通行证。一天过了凌晨二点,他说汽车坏了,就一个人在陆家二楼烟榻上睡一晚。从此常常如此,小曼上三楼,任他独宿。到那月底,志摩父亲徐申如送来三百元附了一条云:如翁君已与你同居,下月停止了。后来才知道,徐买通弄口看门的,监视着陆的一举一动。当时翁大怒,毫不客气,搬上三楼,但另设一榻而睡,从此以后陆的生活,由他负担。

  无力改变生活

  陆小曼曾说过自己和翁瑞午之间的关系:我与翁最初绝无苟且瓜葛,后来志摩坠机死,我伤心之极,身体太坏。尽管确有许多追求者,也有许多人劝我改嫁,我都不愿,就因我始终深爱志摩。但是由于旧病更甚,翁医治更频,他又作为老友劝慰,在我家长住不归,年长日久,遂委身矣。但我向他约法三章:“不许他抛弃发妻,我们不正式结婚。”我对翁其实并无爱情,只有感情。

  当时许多朋友不赞成她和翁瑞午的这种关系,要她与翁断交。

  陆小曼与翁瑞午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有了一些感情,但也有烦恼,因为翁瑞午没有抛弃发妻,就得两头照顾。陆没有自己的生活,她一直想摆脱这种生活方式,想画画,可身体不允许,她也觉得她和翁瑞午在一起不伦不类,不健康,但她一个弱女子,无力改变。

  陆小曼一直觉得问心无愧,她说:“我的所作所为,志摩都看到了,志摩会了解我,不会怪罪我。”她还说:“情爱真不真,不在脸上、嘴上,而在心中。冥冥间,睡梦里,仿佛我看见、听见了志摩的认可。”

  走出自立的一条路

  上世纪60年代初,翁瑞午病重。他托人要作家赵家璧和赵清阁去他家,他有些话要交代。

  一天晚上,赵家璧和赵清阁去了小曼家里,到翁瑞午的床前。翁抱拳拱手招呼他们,说:“我要走了,今后拜托两位多多关照小曼,我在九泉之下也会感激不尽的。”

  赵家璧对他说:“放心放心,我们也是小曼的好友,自然要关照好!”

  陆小曼见翁瑞午说这种话,很感动,叫他不要乱想,好好养病。

  不久,翁瑞午去世,陆小曼并不因此消沉,她已在朋友们的帮助下,走出了自立的一条路。翁瑞午死后,她反而一心一意地作画。她的作品放在“朵云斋”寄售,很受欢迎。

  (桂林摘自《众说纷纭陆小曼》,山西古籍出版社出版)

关于我们 媒体报道 在线申报 文档下载 网站地图 友情链接:链接中国年鉴,载入国家史册
中国特色推进联盟旗下网站:中国特色总网 中华职工学习网 全国创争总网 中国图鉴 中国年鉴 中国国情 亲民维稳 中国国礼
中国年鉴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09110630-6号 中国年鉴网提供入编 中国年鉴 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 征订 中国年鉴 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 助您载入 中国年鉴 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