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2012版正在征稿,欢迎入刊,辉煌成就永载共和国史册! 入刊咨询热线:010-63085539  传真:010-63083953  联系人:刘雪、杨靖

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简介

  

      《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是忠实记录中国改革开放和建设成就及国家方针政策的唯一综合性国家年鉴,由国务院办公厅、新闻出版署批准并发证,新华通讯社主办,以中、英文两种版本在北京和香港同时向国内各省市及海外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公开发行。国务院办公厅曾发文指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创刊以来,在国内外的影响日益扩大,已成为反映社会主义中国的改革和建设成就及国家方针政策的综合性年鉴”是了解中国、研究中国、投资中国的权威工具书和重要决策参考。
  

中国国情网是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图鉴社汇同中国国情手册编辑部共同主办,并由北京政研院具体承办,旨在通过平面与网络互动,帮助领导干部轻松了解我国情况,牢记国情,科学发展;同时选拔各行业、地区中的优秀典型,以便入编中国国情,树立国家典范。
中国亲稳网是以贯彻胡锦涛总书记关于“要把提高舆论引导能力放在突出位置”的重要指示精神为指针,以帮助领导干部读懂读薄,安全面对互联网为宗旨,以亲稳舆论导向平台为基础为核心,以发掘汇报、舆情监测、维稳监测软件为龙头,以舆情发布、传播、推广、交流软件为重点,帮助各行业、地区、单位重点传播推广正面舆情,占领舆论主阵地,同时动态监测负面舆情,及时化解各种矛盾,以便共同营造领导亲民、基层稳定之良好格局,为构建和谐社会作出应有贡献!

网站首页 > 大国崛起 > 地区崛起 > 山东 >

曲阜《子见南子》案及其余波后事(图)--中国年鉴社

  
曲阜[QuFu]《子见南子》案及其余波后事(图)
孔子[KongZi]扮演者仇森林
曲阜[QuFu]《子见南子》案及其余波后事(图)
 曲阜[QuFu]二师学生[XueSheng]会会长刘子衡
曲阜[QuFu]《子见南子》案及其余波后事(图)
曲阜[QuFu]二师校长[XiaoChang]宋还吾
曲阜[QuFu]《子见南子》案及其余波后事(图)

电影《孔子[KongZi]》中子见南子的镜头


曲阜[QuFu]《子见南子》案及其余波后事(图)

1929年演出《子见南子》的曲阜[QuFu]二师礼堂
 

    1929年夏天,山东[ShanDong]曲阜[QuFu]发生了一桩轰动全国的“《子见南子》”(以下简称“子案”)。那年的6月8日,曲阜[QuFu]省立第二师范学校的进步学生[XueSheng],在本校礼堂首次演出了林语堂编写的独幕历史剧《子见南子》。林语堂根据《论语》中的一段话编写的这部话剧,有反封建意图,但锋芒并不锐利。二师学生[XueSheng]会在排练过程中几经修改,使之成为一出战斗性很强的反封建讽刺喜剧。

《子见南子》引起轰动

    大幕拉开,孔子[KongZi]登场,玄衣黄裳,粉面朱唇,确乎道貌岸然。他带领子路来到卫国,准备走卫灵公宠姬南子的“后门”,谋求一官半职。南子美艳无比,放荡不羁,一亮相便媚态百出。两人相见,孔子[KongZi]向前深施一礼,随后疾行追赶,南子猛一转身,“胸腹嘴脸两相接触”,引得观众哄然大笑。后来,南子赐孔子[KongZi]白璧一方。孔子[KongZi]受宠若惊,竟拜倒在“寡小君”南子石榴裙下,直磕响头。台下又是一阵哄笑。接着,南子手执月琴,率领众歌姬围着孔子[KongZi]边歌边舞,孔子[KongZi]神魂颠倒,念念有词:“我现在才真正体会到人生的意义。我过去讲的那套仁义道德全是放狗屁啊!”这时,台下掌声四起,欢声雷动。在哄闹声中,坐在前排观剧的“圣裔”们一个个灰头土脸,悻悻退出礼堂。

    这时,国民政府司法院副院长张继陪同日本前首相犬养毅来曲阜[QuFu]拜谒孔庙。在孔府招待的酒筵上,谈及二师演剧事,张继甚为激愤,主张孔府上控教育部。6月18日,犬养毅和张继以演讲为名,带宪兵闯入二师,对师生[ShiSheng]进行恫吓。师生[ShiSheng]们群起反击,跺脚、吹口哨、喊口号,在一片“打倒狗养毅”“打倒张继”的怒吼声中,两人狼狈收场。本来,《子见南子》只在校内演了一场,有此事相激,学生[XueSheng]们便在孔府东学对面的街上搭了座戏台,每天演出数场,曲阜[QuFu]城内万人争观。孔府又策划由孔教会长孔繁璞、孔氏族长孔传堉、孔庙首领执事官孔继伦为首,笼络了几个青皮讼棍,冒用“孔氏六十户族人”名义,具呈越级控告二师校长[XiaoChang]宋还吾至南京教育部,罪名是“侮辱宗祖孔子[KongZi]”、“反对日宾”。后来,又通过孔祥熙转呈蒋介石,蒋立命教育部“严办”。7月11日,蒋介石由孔祥熙陪同赴青岛,路过济南,又召山东[ShanDong]省教育厅厅长何思源到火车站,当面训斥,命其对二师“严究”。

    二师学生[XueSheng]会毫不退缩,据理力争,先是向山东[ShanDong]省教育厅呈复辩驳书,接着又通电全国,表示对“腐恶势力绝不低首降服”。全国各大报刊也竞相出社评,发消息,左右互袒,形成旗帜鲜明的两大壁垒。最终,山东[ShanDong]省教育厅将曲阜[QuFu]二师校长[XiaoChang]宋还吾“调厅”,实际就是撤职,两任学生[XueSheng]会会长王宗佩(纫秋)、刘子衡(位均)被开除学籍,了结了此案。

为一出戏打官司气死孔家三个人

    孔府在具呈控告宋还吾的同时,又到县政府状告二师师生[ShiSheng]。开庭时,出现了滑稽一幕。原告上来的是孔繁璞、孔传堉、孔继伦等几个六七十岁的老头子,被告却是孔宪鹏、孔守庭等六七个十岁上下、稚气未脱的小孩子。原来,他们是二师附小的学生[XueSheng],被附小主任王祝晨安排来应付官司的。上得堂来,一问三不知,当法官问到两个稍大些的孩子时,他俩却与孔繁璞等辩论了起来。孔繁璞等气呼呼地质问:“你们演剧侮辱圣人,该当何罪?”小学生[XueSheng]反诘:“编剧本的没罪,为什么演剧的就有罪呢?”孔等又吼道:“你们祭孔时为什么不穿祭天服?”小学生[XueSheng]反问:“国家叫我们穿中山服,你们叫我们穿祭天服,我们是服从国家,还是服从你们?”几个老朽张口结舌,无言以对。法官也哭笑不得,斥责他们:“你们这些六七十岁的老头子,告一些几岁的孩子,不怕人笑话?”输了官司又丢丑,孔繁璞当场气得不能动弹,未终庭就被人用躺椅抬了下去。一年后,他在奎文阁讲经,提到这段官司时,羞愤交加,痰涌心窍,一口气没上来,竟活活气死。孔传堉也因此气恼而死。还有那个孔府主事的孔陶氏,也是由于“子案”的刺激再加上别的原因,突然瘫痪不起,直至去世。

强项校长[XiaoChang]宋还吾馈赠鲁迅[LuXun]牛舌干

    宋还吾是山东[ShanDong]成武人,北京大学中文系毕业,曾在济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任教,是“五四”运动的闯将,山东[ShanDong]文学革命和教育革新运动的领导人物。1926年,南下广州、武汉参加大革命,加入国民党。后随北伐军回到山东[ShanDong],被省立六中和北京大学的双料同学,时任山东[ShanDong]省教育厅厅长的何思源,任命为曲阜[QuFu]省立第二师范学校校长[XiaoChang]。到任时,有人警告他:孔府根粗腰硬,很不好惹。宋还吾淡淡回答:“没关系。”他自称是鲁迅[LuXun]的学生[XueSheng],提倡民主,反对封建,提倡新文化,反对旧礼教。在新建的学生[XueSheng]会准备排演《子见南子》时,他立刻表示支持,还漫不经心地随手翻看了一下剧本,算是审查通过。此剧公演时,宋还吾刻意赴济回避。尽管如此,孔府还是将矛头直接指向身为校长[XiaoChang]的他。在呈状中指责其“赋性乖僻,学术不纯,因有奥援,滥长该校”,要求教育部“查明严办”。此时,他扮演了一个斗士的角色,先是以个人名义发表了《答辩书》,逐条反驳孔府的指控;继而在天津《大公报》发社评《近日曲阜[QuFu]之辱孔问题》攻击二师师生[ShiSheng]时,立即撰写《为“辱孔”问题答〈大公报〉记者》一文,迎头反击。

    在斗争白热化时,宋还吾曾向鲁迅[LuXun]求援。学生[XueSheng]会将“子案”的有关文字整理后,寄上海北新书店,转交鲁迅[LuXun]。鲁迅[LuXun]一直在关注着“子案”的事态发展,对二师学生[XueSheng]深为同情,他将全案过程中11篇公私文字,加上结语在《雨丝》发表。结语中说:在教育部下达训令,查明宋还吾“尚无侮辱孔子[KongZi]情事,自应免予置议”的时候,“而宋校长[XiaoChang]偏还强项,提出种种问题”,无奈只得“撤差”完事。虽然,此案的结果依然是“强宗大姓的完全胜利”,但对于宋还吾的不妥协态度,鲁迅[LuXun]似不无欣赏之意。

    宋还吾“调厅”后,先后出任《山东[ShanDong]教育月刊》总编、青岛胶济铁路中学校长[XiaoChang]、济南省立高中校长[XiaoChang]等。1930年3月,宋还吾去上海办事,特地给鲁迅[LuXun]带了一点小礼物,托身为作家的旧友韩侍桁转交鲁迅[LuXun]。同年3月4日《鲁迅[LuXun]日记》所记:“下午侍桁赠青岛牛舌干两枚”,就是指此事。牛舌干是一种咸鱼。宋还吾选择这一礼物,显然是取其象征,有感谢鲁迅[LuXun]为他鼓舌呐喊之意。抗战爆发后,宋还吾与孙东生、杨鹏飞(三人时称山东[ShanDong]教育界“成武三杰”)代表山东[ShanDong]省教育厅带领山东[ShanDong]中等学校师生[ShiSheng]南下流亡,曾任国立湖北中学校长[XiaoChang],1938年病故于郧阳,年仅44岁。

刘子衡青岛求学蔡元培书赠对联

    宋还吾撤职后,二师师生[ShiSheng]群情激愤,涌上街头示威游行,并公推刘子衡、王宗佩为代表,赴济挽留,到省教育厅作说理斗争。王宗佩原是学生[XueSheng]会会长,因“子案”受反动势力夹攻,呕血成疾,不能支持,遂改任学术部部长。而刘子衡原是学术部部长,在风疾雨骤时挺身而出担任学生[XueSheng]会会长,成为这场斗争的领袖。挽留未果,二人返回,却被学校新任校长[XiaoChang]张敦讷开除。刘子衡、王宗佩离校后流落济南,度过一段痛苦的生活。后来,他们考入国立青岛大学补习班。蔡元培是该校筹委会主任,听说刘、王是因“子案”被开除的学生[XueSheng],便找他们谈话,询问二师反封建斗争及遭迫害的经过,甚赞赏二人的作为。蔡元培也是“子案”的涉事人,与曲阜[QuFu]二师师生[ShiSheng]属同一壁垒。

    “子案”发生后,国民党中执委兼监察院院长蔡元培、教育部部长蒋梦麟均站在学生[XueSheng]一边,认为学生[XueSheng]排演新剧,未有侮辱孔子[KongZi]情事,孔府不应小题大做。蔡、蒋应山东[ShanDong]省教育厅厅长何思源之邀,7月初到青岛商量应付“子案”的办法。蔡为其北大弟子何思源撑腰说:“反动势力很难消灭,处处都能遇到,你应该下决心坚持抵抗,绝不让步!”王宗佩入青岛大学不久即病故。刘子衡与蔡元培的关系日益密切,他因学业优异,见解独到,深受蔡先生的赏识。后来,他与蔡建立了通讯联系。蔡去上海后,曾书写两联相赠,一曰:“万顷波涛鸥境界;九秋风露鹤精神。”一曰:“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谓之大丈夫;好学近乎智,力行近乎仁,知耻近乎勇,则可以治天下。”刘子衡后来果如所望,不仅成为一名“析证诸子,衡量百家”的著名学者,还被人尊为救世济民的布衣大师。

孔子[KongZi]与南子扮演者之后事

    在孔府的呈状中,有“学生[XueSheng]扮作孔子[KongZi],丑末角色,女教员扮作南子,冶艳出神”的字句。在《子见南子》一剧中,孔子[KongZi]的扮演者仇森林是曲阜[QuFu]二师学生[XueSheng]会宣传部长。《子见南子》演出后,他和陈箴泗等演员同学遭到造谣中伤、人身侮辱,甚至晚上被掷黑石头。1930年毕业后他返回原籍泰安任教,从事革命宣传活动,曾被捕入狱,坚贞不屈。1937年参加八路军,次年加入共产党。解放后在曲阜[QuFu]师范、济宁一中、山东[ShanDong]教师进修学院等处担任领导职务。1958年,被错划为右派,开除党籍,劳动改造。文化大革命中又备受摧残,含冤逝世。

    南子的扮演者陈箴泗是济南人,性格爽朗,思想进步。女学生[XueSheng](并非孔府呈状所说的女教员)登台演新戏,这在当时的曲阜[QuFu]是一大奇事,为假道学所不容。她由此招致封建反动势力忌恨,备受凌辱。辽宁一名叫张振九的人竟来函辱骂陈箴泗,词语不堪入目。原二师反动的学生[XueSheng]自治会头目、国民党曲阜[QuFu]县党部委员铉鑫昌亦对陈箴泗无理纠缠。她被迫退学赴济,入省立一中就读。后改名陈鸿,赴北平中国大学学习。其间,加入共产党,在北平粪便工人中从事地下工作。曾两次被捕系狱,1935年牺牲于南京雨花台。次年9月,其母亲和弟弟、妹妹前往探监,遭门卫呵斥:“已经死了!你们还敢来找她?!”


 


关于我们 媒体报道 在线申报 文档下载 网站地图 友情链接:链接中国年鉴,载入国家史册
中国特色推进联盟旗下网站:中国特色总网 中华职工学习网 全国创争总网 中国图鉴 中国年鉴 中国国情 亲民维稳 中国国礼
中国年鉴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09110630-6号 中国年鉴网提供入编 中国年鉴 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 征订 中国年鉴 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 助您载入 中国年鉴 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